下拉阅读上一章

1、霸总求包养

  “据说……霍家家主,那个霍历破产了?”

“不会吧……应该只是谣言。”

“是啊,霍家家大业大,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

酒店大厅上觥筹交错,此次宴会的主角是霍家的小千金。即便她的大堂哥,霍家现任家主——霍历在米国的公司破产的谣言近日四起,但小千金的生日宴依旧办得风风光光便是了。

霍历作为霍家长子,先是继承了霍家留给他在本国的小娱乐产业,再以此作为踏板,早年便去了米国自己创业,随后一跃成了商业大鳄。背后势力盘根错节,财大势大。

霍家在本国的产业是霍历的弟弟——霍辽打理,对于霍历的真实情况,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此刻都只是些闲言碎语。

楚青捏着高脚杯,站在一旁听着身边一群人在嘴碎,微微蹙眉,有些不高兴。

“不不……和你们说,我弟弟在霍辽公司上班,听人说家主似乎是回来了,经济好像也出了什么问题。”

“真的吗?”

“千真万确,这次小千金的生日宴他好像也在?不过也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见的。”

楚青一顿。

“那个。”楚青深吸一口气,上前对那几位嚼舌根的男女道:“我们如今参加的是霍家的宴席,还是不要在背后议论人家家主的好……”

“啧。”其中一个女人看了眼楚青,却摆出了一副瞧不上的态度。

楚青察觉到那个女人的看低,见几人收声了,也不再逗留,转身就走。

“那是谁啊?”旁人好奇地问了女人。

“楚青啊,你们不知道?”

“啊……!难怪那么眼熟,也难怪他为霍家说话,不是说他被霍家小总,那个家主的弟弟霍辽包/养来着?”

“是啊,肮脏的东西。靠着资本拿了几部大导的电影,然后演砸了,毁了人家的心血和原著,还被爆出包/养,就这么被全网黑了。”

“可惜了……他之前出道时候不是被人夸什么什么创作天才,声音干净空灵的么……”

那些人的话楚青隐约听见了,不过他也不在意。

犹豫了片刻,楚青还是选择转身上了楼。

霍历的弟弟,霍辽就在上头。

……

“哟,难得你主动来找我。”

大厅上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宾客,而上楼属于私人聚会了,霍辽此刻就在一个包厢里,听说楚青来找他,特意把剩余的人都给遣散了。

霍辽眉眼轻浮,一身骚红色的西装,此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靠在沙发上,桌前都是酒瓶和烟蒂。

楚青站在门边,深吸一口气道:“霍历先生回来了?他……是不是真的遇上了什么困难。”

霍辽表情一僵。

“是为了我哥啊。”霍辽冷哼了声,靠着沙发皮笑肉不笑道:“你怎么不亲自去问他?”

楚青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哦,还是说,你不敢?”霍辽摇头道:“毕竟你只是他早些年包/养的一个穷学生而已。”

楚青微微蹙眉。

霍辽变本加厉,起身走到楚青身前笑眯眯道:“小楚青,我哥他根本不在乎你,可能连你名字都忘了。你跟我不好么?他能给你钱,我也能给你。”

说着,霍辽俯身就想要靠近楚青。

楚青伸手拦住了人,垂眸道:“请自重,我来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若是您不愿意答,那就算了。”

楚青转身就打算走。

原本以为霍辽再怎么着也会给他透露几句,如今看来还是算了。

“站住!”

霍辽拉住了楚青的手,把人给推到墙上,揪住楚青的衣领道:“就你和我哥那些个见不得光的关系,你现在还想知道他的现况?”

“我和霍历先生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楚青咬牙道:“当年他……他资助我读书,就这样。外人误会的,只会是你和我。”

之前要不是霍辽硬要给他塞资源,大张旗鼓地换人,故意威逼利诱把他逼到无路可退,他也不会被全网误会和霍辽有什么,被帖上包/养的标签。

“那又怎样?你在我哥眼里就是一条狗,跟了我说不定更好。”霍辽嗤笑。

楚青道:“虽然也许是一条狗,但如果您继续纠缠下去,我不介意把事情闹大,到时候闹到霍历先生那边,你看看谁有好日子过。”

“你……”霍辽咬牙切齿。

楚青心道,看霍辽这个反应,像是默认了霍历在国外。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楚青推开了霍辽的手,转身想要开门。

霍辽面目有些狰狞,伸手就想要抓住人。

楚青后退几步躲了过去,一脚踩上了霍辽的脚,趁机逃走了。

“……妈的。狗东西。”霍辽扶着墙,抓着自己的脚咒骂。

霍辽气得一拳砸在了门上,动静成功引来了身边的保镖。

“喂!过来。”霍辽朝保镖勾了勾手指,低声道:“帮我做一件事。”

嘿嘿,他楚青不是自恃高傲么,那他就……

……

楚青下楼后,被人拉着喝了几杯酒,随后头有些晕,就打算自己打车走了。

他现在都已经是这么个全网黑的十八线了,自然是不会有助理、司机这些的,喝醉了也没法开车。

“唔……”

楚青微微蹙眉。

身上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不像是单纯的喝醉。

楚青晃了晃头,看见了不远处霍辽的保镖正朝他走来。联想到之前莫名其妙的敬酒,还有自己身体上的异样,楚青心底一凉,赶紧转身就要逃走。

霍辽这个混账……!

身上药效开始发作,楚青觉得四肢有些乏力,还有一些难以言喻的糟糕感觉。

楚青只得撑着意识,用尽所有力气地往最靠近的大门跑了出去。

身后那个保镖也跟着加大了步伐。

楚青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发现那是酒店的后门,有一条柏油路给车子放人下来,而四周都是草坪。

无处可躲。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楚青有些害怕和焦躁,漫无目的地往前跑,伸手从口袋掏出了手机打算报警。

……他可真的,一点都不想坐实和霍辽的包/养绯闻。

“砰!”

却是迎面撞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楚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伸手环住了。

楚青眼前一片黑,想来是那男人的西装,男人个子高大,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是很内敛和沉着的香气。

楚青下意识地就挣脱。

“别动。”头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暗哑、低沉。

楚青一愣。

这个声音……?

虽然和霍历多年未见,但是楚青没有忘记这把声音。

然而楚青还未来得及确认男人的长相,便迷迷糊糊地失去了意识,身子软倒在了男人怀中。

楚青似乎隐约听见男人叫人清理那保镖,随后便被抱上了车。

……

——XXXX——

早晨的阳光从落地窗打了进来,楚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腰部有些酸,浑身上下都在疼,身后某个难以言喻的部位更疼,楚青动了动起身后便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

“醒了?”

楚青一愣,僵硬地转头,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床边抽烟。

男人此刻只留了一个背部给他,虽然那宽厚、紧绷的背线条优美流畅,一看就是有锻炼的,但是上头的指甲印和抓痕也过于瞩目了一点……

楚青机械般低头,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

还有床边一大堆布料,他的衣服,再加上一套皱巴巴的西装。

……

???

楚青张大了嘴。

凡是有常识的,都知道此刻发生了什么。

男人把烟头熄灭,随手扔入了一旁的垃圾桶,随后转身看楚青:“我昨晚帮你擦了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霍历把一袋药递给了楚青。

这一转身不得了,楚青直接被雷劈,僵在了原地,瞪眼看着他。

这男人……这男人……

不是霍历吗?!

???

比他年长了快十岁的男人此刻很是淡定,脸上依旧是那副冷峻的模样。

男人五官硬朗,从神情和姿态都透着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之气,像是镀了一层冰。

楚青一向都知道,这个男人是只要站在一旁就有能让人感到压迫、侵略性的气势,锐气杀人。

那双眼睛,冷得几乎没有温度。

但此刻,这个人光着膀子,给他递擦那啥地方的药。

嗯???

“霍……霍先生……”

“嗯,我回来了。”

霍历取过了地上的西装白衬衫穿上。

楚青还没反应过来,脑子目前还是一片混沌的状况,愣愣地接话道:“……为什么啊?”

“因为我破产了。”

“……?”

不是……什么破产?

真的破产了?

霍历起身,站在一旁穿衣,用一副要收购人家酒店的气势站在落地窗边道:“正好你睡了我,你要负责,之后你养我吧。”

楚青:“???”

“我……我……”

楚青被霍历一句一个睡了一个负责给震得都懵了,手忙脚乱地起身想要拿衣服穿上,一动扯得下半身痛得又坐了回去。

楚青看了眼自己的身体。

……完全就是一副调色盘的样子,对面那个人是真的禽兽。

看起来明明楚青才是被狠狠欺负了一顿,需要被负责的那个。

霍历见状上前取过衣服想要帮楚青。

“别别别过来!”楚青拉住了被子,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这tm到底是什么魔幻的世界啊!

接着,更魔幻的事情发生了。

霍历朝楚青伸出了手。

楚青:“?”

霍历面不改色道:“嫖/资。”

啥……?

楚青眨了眨眼,“啊?”了一声。

“不是说了你包/养我么。”霍历道:“昨晚我们做的时候,你嚷嚷着说我破产了,还说破产不怕,你可以资助我。”

楚青虚弱道:“是资助……不是包/养。”

“可是你睡了我。”

“……”

“所以从资助变成包/养了。”

“……”

楚青觉得,霍历他……

崩人设了。

“我……我没钱。”楚青浑浑噩噩问道:“您……您真的破产了?”

“是的。”霍历已经把外衣也给穿好了,虽然有点皱,但看起来依旧和往日那个呼风唤雨的霍总没区别。

“没钱没关系,可以赊账。”霍历依旧很淡定,并且始终用一副冷冷的语气说着糟糕的话题。

楚青已经失去言语的能力了。

接着,霍历又朝楚青伸手。

楚青:“……我,我暂时还不起。”

而且他也不知道霍历一晚上多贵,天晓得他为什么要知道这种东西。

“那五十块总有吧。”霍历抱胸看楚青。

“有,但是您要这五十块……”

霍历信誓旦旦道:“打车回家。”

楚青:“……”

楚青面无表情地捡起了自己的钱包,抽出五十块给了霍历。

“谢谢。”

然后霍历转身朝大门走去。

楚青:“……您要去哪里?”

霍历:“打车,回家搬行李,准备搬到金主……你家去。”

接着霍历走了。

“……”

“??!”

加载下一章

1、霸总求包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