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青宝的坚持

  “你……你怎么回事啊你!”袁小歌被吓了一跳,只觉得不可理喻:“不就是一个魔方吗你哭什么哭啊!”

袁小歌只觉得更生气了,这是故意示弱蒙骗观众吗!这种套路她见多了!

袁小歌气道:“你不要故意用一个小小的魔方来把事情夸大!我已经道歉了,你又为什么要动手!”

楚青抹了把眼睛,手盖着脸不停地深呼吸想要平复心情。

“楚老师……”安以泽站在一旁,有些担心。安以泽和焦长旭贴着楚青拉着他,能真切地感受到楚青浑身都在抖。

安以泽看了眼工作人员,就见已经有人去叫霍历了。霍历因为个子高,刚才被其余人叫去帮忙搬东西了。

楚青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两人冲向阳台的栏杆。

“楚老师!!”

在一片混乱和尖叫中,就见楚青疯了般直接抬脚爬过了栏杆,跳下山壁。

有人拉住了楚青的衣服和手想要把他拉上来,但楚青执拗地拼命往下,而此刻楚青已经是全身悬挂在山壁上了,硬要纠缠反而危险,只得松手。

“快!快叫攀登老师来!”

“楚老师你上来啊!!”

“天啊怎么办……!”

所有人都吓坏了,怎么也没想到楚青人来疯直接跳了下去,直播间观众看着楚青跳下去自杀一般,也被吓着了。甚至有些还在骂楚青娇气矫情的,都不敢再说话。

所幸节目组接着准备了攀登游戏,因此请了专业的攀登老师来。

然而攀登老师还没到,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冲了过来拨开人群也跟着跨过了栏杆。

“你要做什么!”

“等攀登老师来啊!”

选手随即又抓住了霍历。

霍历心里憋气,直接把那个拉着他纠缠的选手一把推开。霍历的力气哪是一般人能比的,他要下去也没人拦得住他。

什么鬼……

袁小歌看着眼前的混乱局面,僵立在原地,整张脸都白了。

她……她怎么知道那个魔方对楚青那么重要!有病吧?

这,这山崖可是很高的!摔下去虽然死不了但也绝对好不了,可别出事了然后赖在她头上啊……

而霍历跳下去后,不费吹灰之力便追上了楚青,一手抓住山壁上的凸起,一手抱住了楚青的腰:“青宝!”

楚青抓着山壁,满脸惊慌地看着霍历。

他怎么下来了……!

楚青害怕霍历有危险,不想他下来,但是楚青此刻脑子里一片混沌,焦虑覆盖了他的所有理智,看着霍历不停地抖,却硬是说不出话。

“青宝别怕,我在,不会有事的。”霍历抱住楚青把他带入自己怀中道:“你冷静下来,我在。”

“我……”楚青愣愣地看着霍历。

“乖,魔方我帮你拿回来。我说到做到。”霍历俯首贴着楚青一字一句道:“魔方,我帮你拿回来。”

攀登老师接着也来了。

霍历朝上喊道:“把绳子扔下来!不要下来添乱!”

攀登老师都被说成添乱了,其余选手有些吃惊,这保镖什么来头?

攀登老师按照霍历说的把绳子扔了下去,见霍历手法纯熟地接住然后给楚青套上,期间一直抱着楚青带他站到最安全的地方,松了口气道:“一看就知道了,这个保镖是专业的,你们不用担心。”

霍历自己也套上了绳子,随后和楚青道:“你留在这里,我下去拿,你不要动,好不好?”

楚青摇头道:“我,我下去……”

霍历看了眼楚青的手,手套已经破了,露出了里头被山壁和枝丫刮得血淋淋的手掌。

“青宝乖。”

霍历不想带着楚青往下走,楚青现在整张脸都是白的,眼睛里都是焦虑和慌乱,显然是情绪已经崩溃了。

上头的人只能隐约看见两个人影,不知道他们在干嘛,攀登老师喊道:“你们还好吗?”

“好!”霍历朝上喊道:“把楚老师先拉上去!”

霍历哄道:“我先带你上去,之后我再下来拿。”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楚青抓着霍历的手拼命地摇头,像是怕他会丢下自己一般。

霍历无奈道:“那我下去拿,你站在这里等我可以吗?你看着我,好不好?”

楚青只得答应,点了点头。

“你抓着绳子。”霍历捏了捏楚青的耳朵道:“别怕。”

说罢,霍历便握着绳子身子往后倾,脚踩着石壁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

还好魔方就卡在不远处一个枝丫上,霍历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魔方拿了回来放回口袋,再上去找楚青。

“你看,找到了。”霍历把魔方递给了楚青。

楚青接过,声音沙哑道:“对不起。”

“没事,不难拿。我们上去。”霍历抱着楚青带着他上去。

攀登老师帮忙把两人拉了上来,两人成功回到阳台后,工作人员和选手随即簇拥了上来。

楚青抱着霍历,手紧紧地抓住了霍历的手臂,埋在了霍历怀中像是害怕面对人群一般,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他此刻的样子。

霍历抱住楚青,挡住了别人的视线道:“抱歉,我先带楚老师去擦药。”

“别拍了。”霍历蹙眉,挡住了镜头。

摄影室在主持人的眼神暗示下,也停止跟拍了楚青,让霍历先带他走。

袁小歌和其余选手看着楚青用血淋淋的手紧紧地抓住那个魔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片刻,焦长旭对袁小歌道:“你之后去和楚老师道个歉吧……”

“嗯……”袁小歌现在觉得自己闯祸了,害怕极了,努力辩护道:“我,我也被他泼橙汁了……我哪里知道他……”

“好了好了。”主持人心道这女嘉宾怎么那么不会看脸色,担心她越说越招仇恨,赶紧带着大家转移了话题,继续今晚的环节。

……

霍历带着楚青去医务室了。

霍历也不打算叫节目组的医护人员,他自己能做。

此刻,楚青坐在床边,而霍历先是剪开了手套,随后拿着棉签给楚青的手仔仔细细地消毒。

楚青一直耸着肩膀,吸着鼻子不停地哭,看得出他一直忍着想要平复情绪,但还是做不到,身体不住地抖。

霍历温声道:“我陪着你,我在。”

“对不起,对不起……”

楚青心道,要是一开始他把魔方藏好就好了,要是他能够更冷静一点去处理这件事,霍历就不需要爬下山崖了。

他总是那么失败,总是把事情变得不可收拾。换做其他人,怎么会演变成这个地步。

“对不起……”楚青哽咽道:“对不起……”

楚青哭着哭着就开始咳嗽,还有些反胃。

其实到现在也不是因为魔方了,魔方已经拿回来,但楚青就是控制不住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甚至过往的所有都一起涌了上来,脑子里一片混乱,乱得楚青甚至想尖叫。

霍历不用棉签了,直接用手擦,快速地给楚青的手消毒、抹药和包扎。随后洗手,从口袋里拿出了楚青的药。

“乖,青宝,先吃药。”霍历始终冷静,一手抱着楚青轻轻拍他的背,一手把药递给了他。

楚青接过水和药,有些着急地咽了下去。

“对,吃了就好了……没事的。”霍历抱着楚青温声道:“吃了就好了,不怕,我陪着你。”

楚青把药吃下去喝了水后胃里却忽然翻涌了起来,原本就觉得反胃了,现在进东西后更加严重。

楚青撑着起身,跑到医务室的厕所,撑着马桶吐。

霍历只能陪着,给他擦嘴和擦眼泪,抱着楚青动作轻柔地揉他的后脑勺。

楚青吐了后反倒是慢慢冷静下来了,靠着霍历坐在厕所地板上,逐渐地也就不哭了。

“青宝乖,地上冷,我们先起来。”霍历打横抱起楚青,把人给放到了床上。

“看看,小花猫似的。”霍历捏了捏楚青的脸颊,笑道:“哪儿来的小花猫啊?能不能让我亲一口?”

楚青眼睛发肿,双颊一片通红,看着狼狈极了。

楚青吸了吸鼻子,没说话。

楚青刚才吃的药还没消化就吐出来了,楚青看了眼霍历的口袋,声音小声沙哑道:“我想吃药……”

“你现在胃还会不舒服吗?”霍历摸了摸楚青的肚子。

楚青摇头。

“好。”

霍历喂着楚青吃了药,随后又给他塞了一颗牛奶糖。

牛奶甜腻的味道在舌尖划开,楚青呆呆地坐着,含着那颗牛奶糖,砸吧了嘴。

“还真是一只小花猫。”

霍历用纸巾给小花猫擦脸,哄道:“哭什么哭,天塌下来了还有我呢。魔方掉下去了,你让我帮你下去拿不就好了?下次遇到什么事了就叫我,好不好?”

楚青低着头,任由霍历摆布。

顿了好片刻,楚青才缓缓道:“治,治得好吗……”

霍历一愣。

楚青吸了吸鼻子,眼睛红红道:“治得好吗?”

霍历斩钉截铁道:“治得好。”

“真的吗?”

“嗯,治得好。”霍历坚定道:“当然治得好。”

“……”

“青宝。”霍历轻轻握住了楚青的手腕道:“我认识你到现在第一次看你情绪失控。”

“……?”

“我知道你经常会不高兴,经常想要发泄,想要哭,但是你没有。我知道你在努力。”

楚青一愣,吸了吸鼻子又想哭。

“你做得很好,你能参加节目能创作,能工作也能进行日常生活。”霍历抱住楚青,把人按到自己身前笑道:“以后我陪着你,你想哭就哭,想发脾气就发脾气。”

“不要。”楚青脸贴着霍历的胸膛,藏住自己的样子不让霍历发现他又哭了。

霍历轻轻拍楚青的背道:“今晚你不想回宿舍就不要回,在这里睡。”

“嗯……”如今民宿里一个房间睡四个人,楚青确实是不想回去的。

楚青闭上眼睛,也有些疲惫想睡了。

楚青坐了一会儿,就这么昏昏沉沉地抱着霍历睡了过去。

霍历叹了口气,抱着楚青一起躺下,给楚青在床上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

楚青手还在捏着霍历的衣袖。

霍历给楚青拉了拉被子,捏住楚青的耳朵道:“没有我可怎么办啊,小花猫。”

夜逐渐深。

楚青已经没事了,并在自家金丝雀的怀中睡得很舒服,但是网上又一次炸开了。

实时热搜排行榜:

1.楚青情绪失控

2.袁小歌请道歉!

XXX:天啊……看得我心惊胆战的,楚老师已经说了不要碰不要碰!为什么袁小歌还要挑衅!这一点都不好玩。楚老师跳下去那一刻我真的叫出来了,那个魔方对楚老师意义真的不一样。请袁小歌马上道歉!

XXX:先不论楚老师人怎么样,袁小歌这次真的没做对。袁小歌粉丝不要洗了,这个还真的装不出来,你们都没看到楚老师的样子吗?!命都不要了,上来的时候手都成什么样子了?

XXX: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那个保镖好帅吗!!虽然看不见脸,但是好帅啊。之前焦长旭的粉丝不是说他们家哥哥有多在乎楚老师,为他付出了多少嘛,但是从这场意外来看,没感觉到他的在乎呢:)

XXX:你不是一个人……我已经嗑起cp了……太可靠了!软萌小歌手和武力超高大保镖我可以!有没有太太看看我啊,我真的可以!

大家都在要求袁小歌道歉,并且指责袁小歌。

袁小歌粉丝那就不满了,但奈何挡不住庞大路人和正义粉的攻势,只得放低姿态,也不太敢攻击楚青了。

因为这事,楚青倒是涨了不少粉。

XXX:我现在信了之前那些人说的了,也许有抑郁症的是楚老师,他看起来真的不像一个心理健康的。我一个闺蜜以前患上抑郁症的时候和现在的楚老师完全一模一样,就算楚老师没有抑郁症,那他现在情况也不好

XXX:对,我现在有点能理解他了,仔细看以前那些黑料,除了爬床其余的都只是因为他性格关系,不是人品不好,是纯粹的情绪上的缺陷吧

XXX:对对!而且爬床那个铁锤,也没有很铁吧?!我真的很心疼他

XXX:是啊……完全就不是通稿里说的那样,真的要自己去了解

XXX:而且你们有没有觉得,楚老师在镜头面前真的很呆很迟钝!但是就被诠释成诡计多端和冷漠了。人家真的是单纯地没反应过来啊!呆呆地太可爱了!

参加了一个直播节目,再次在合适的地方展示了自己的才华,楚青早已经吸引了不少粉丝,而之后再用自己的性格慢慢让大家理解他,倒是让不少人改观了。

楚青涨了非常多的粉,尤其是妈粉,现在都在微博跳,希望楚青能上线营业给大家报个平安。而袁小歌,全网讨伐。

网上的风波吴悦杉自会帮忙处理,隔天楚青起床后,吴悦杉便透过霍历告诉楚青上微博发个帖子。

“……为什么?”此刻楚青正在洗脸,准备回宿舍去继续拍摄。

“给你粉丝报个平安。”霍历在一边给霍历整理衣服。

楚青一愣:“我有粉丝?”

“当然有啊,现在越来越多了。”霍历哭笑不得道:“我的青宝怎么可能没有粉丝。”

“哦……”

楚青上线,乖乖地发帖了。

@楚青_Teal: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很好,我没事。/笑脸

看着前排那些鼓励自己的话还有无数彩虹屁,楚青还觉得有些微妙和不真实。

“傻青宝,你第一场演出就吸引了不少粉丝了,只是昨晚那事让大家集中起来而已。”霍历捏了捏楚青,把衣服递给他。

楚青洗漱完毕,前往宿舍后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凑了上来问候。

楚青有些尴尬,也觉得丢人:“我……我没事,真的。昨晚对不起……”

楚青有些后悔了,他昨晚那副丢人的样子都给全部人看光了。

唔。

偏偏还有个心直口快的选手,忧心忡忡道:“我们都听见了你在医务室里哭,你真的没事吧?”

“……”

楚青恨不得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当事人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见楚青涨红着一张脸,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安以泽哭笑不得道:“好了,别说楚老师了,我们快去看看孩子。”

今天的拍摄内容是让选手们一起前往山林学校教孩子唱歌,陪孩子们玩。

“那个……楚老师!”

几人前往目的地的路途中,袁小歌叫住了楚青。

“楚老师,昨晚对不起啊……”袁小歌道:“昨晚是我不对,您不要怪我,我不是故意的。”

楚青一愣,也道:“我也有错,对不起,我不应该泼你果汁,不应该吼你。”

“没事没事。”袁小歌只是笑笑。

袁小歌表现得很真诚,虽然她心底其实并没有多少歉意。

袁小歌始终觉得楚青太娇贵了,也太矫情和情绪化,一点小事就闹成这样,害得她在网上被所有人骂,败坏了路人缘。

袁小歌也看过关于网上的猜测,说是楚青也许有抑郁症,袁小歌就更不满了。楚青有什么好抑郁的啊?舆论的话,谁都在面对。又不是只有他被网暴。而且楚青已经那么幸福了,他才华横溢,随便一写就是一首摇钱树,创作的作品红遍两岸各地,他凭什么抑郁!

分明比他惨的人也更多。

袁小歌在想什么楚青不清楚,反正这事也勉强算过了。

来到了学校的公园,就见一群小朋友已经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比一个可爱,见到这些帅气的小哥哥随即上前打招呼,看着活泼的很,也不怕人。

“小哥哥,小哥哥!老师说你可以教我唱歌!”其中两个孩子也许是见楚青长得好看又温和,便跑到了楚青面前去拉着他的裤腿闹。

“嗯……嗯。”楚青有些反应不过来。

“过来姐姐这边,姐姐发糖果啦!”楚青还未来得及蹲下身,孩子都给袁小歌吸引过去了。

袁小歌拿着一包糖吆喝,笑眯眯的活像一个圣诞老人。

袁小歌很懂得怎么逗小孩,性子又活泼,一下子就和一群孩子打成一片,带着孩子一起唱歌,一瞬间把其余选手都给比下去了。

楚青站在一旁,一下子就感觉到了。

袁小歌在针对他。

如今是袁小歌带着一群孩子,而其余选手则和几个小朋友一起唱歌,但是楚青只要一打算做什么袁小歌也跟着有动作,把孩子都不着痕迹地带到她那边去。

可能外人看不出,但楚青是当事人,又比常人敏感。

楚青微微蹙眉,干脆就什么都不做了,转而离开了拍摄现场。

工作人员和摄影师还记得昨天的事呢,都不敢跟拍,让楚青倒是轻松了不少。

楚青一个人离开了公园,四处绕绕,却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藏在一旁的大树后。

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楚青,眨巴着眼的像一只小兔子。

楚青笑道:“你好啊,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吗?”

小女孩身上也穿着校服。

小女孩不说话。

楚青上前道:“我是来教小朋友唱歌的哥哥,我叫楚青。”

楚青看这女孩想和他说话但是又不敢,于是主动开口了。

“你也是老师……?会教唱歌的吗……那你过来是要教我吗?”小女孩有些期待地眨了眨眼。

“我当然可以教你。”楚青哭笑不得:“你去南边那边的公园,还有更多小哥哥和小姐姐可以教你。”

“不可以……不可以的。”小女孩失落地低头道:“如果要过去……那不行。”

“嗯?”

小女孩和楚青说了几句话后也不怕他了,不再躲躲藏藏,站到楚青身边诉苦道:“老师只选了厉害的去,我没被选上。”

楚青好奇道:“公园那些小朋友不是全部小朋友?”

“嗯嗯!”小女孩失落道:“我还有很多人没有被选上,老师说,城里来的大哥哥们要勇敢的小朋友,我们不活泼,不会讲话,不可以去。”

原来是这样的吗……?

“那你和其他小朋友呢?”

“就在草场!”小女孩指了指其中一个方向,嘟嘴道:“明明把作业都写完了,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去唱歌。”

楚青蹲下身道:“我也是城里来的,会唱歌的小哥哥,我可以教你们哦。”

“真的吗……?”

楚青点头,举手之劳而已。

“哇!!”小女孩高兴极了,急忙拉着楚青走。

霍历也跟上来了,安静地跟着楚青离开。

楚青一个下午便和那些没被选上的,比较害羞的小朋友一起度过了,有十来个小朋友,因此教的时间长了些,直到晚上才完成。

“辛苦您了,您真是一个好人。”小朋友们的老师亲自来给楚青道谢,笑道:“这些小朋友因为没被选上,之前可伤心了。”

“没事,举手之劳。”

“哥哥!哥哥!给你!”有一个小朋友抱住了楚青的腿,递给他一个水果糖。

“谢谢,我很喜欢。”楚青笑眯眯地接过,也把口袋里的牛奶糖拿了出来:“给,交换。”

其他小朋友见了随即也扑了过来。

“青哥哥!青哥哥!”

“青哥哥我也要!”

楚青只有一颗,于是有些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小朋友。

“我……”

“给,这里有。”

就在这时,霍历走了过来,手里满满的糖。

楚青看了眼霍历,有些讶异。

霍历朝楚青眨了眨眼。

“谢谢哥哥!”

“哥哥明天来吗?哥哥明天来和我们一起唱歌好不好!”

“青哥哥!青哥哥明天来!”

老师解释道:“明天小朋友们的数学老师退休了,小朋友有表演节目。他们是想邀请你一起去,他们都是一个班的。”

这些小朋友想着,这小哥哥都能和他们这些没选上的小朋友一起唱歌,想来明天他也一定会愿意去。

“啊……好?”楚青想着,反正节目一般早上是自由活动时间,下午和晚上才会有团建亦或是跟拍创作录制,他早上每次都在睡觉,也没做什么。

和小朋友做了约定,楚青才和霍历回去。

“你不在公园那边,没被拍到,待会儿又要被骂摸鱼了。”霍历想都能想到袁小歌那群粉丝和楚青的黑粉会怎么说。

楚青一愣。

“啊……?”

霍历笑道:“你回去看微博就会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楚青想了想,摇头道:“无所谓。与其在那边和其他选手抢镜头被袁小歌针对,倒不如和这些小朋友玩。总归做公益又不是做给镜头看的,有做就好了。”

公园那边不需要他,但这些小朋友是真的需要他。

楚青和小朋友相处了一下午,知道这些小朋友是相对公园那些成绩比较逊色,也比较腼腆的,因此听说了有城里来的小哥哥要教唱歌,可期待了,但却都没被选上。

随后,楚青补充道:“要是有人骂我我就和他们说我去哪里了,我没有摸鱼。”

不过反正也不会有人骂他……应该没有人注意到他走了。

“傻青宝。”霍历哭笑不得道:“赶快回去吧,你这个掉队的晚了就要吃不上晚饭了。”

“好。”

而晚上回到民宿后,楚青并没有直接回睡房,而是在练习室里练习。

主要是这次民宿是四个人一间,虽然安以泽还在,但是楚青还是觉得紧张,觉得还是等其余人都睡了,下半夜才回去,正好可以在练习室里练习。

零零落落的音符从指间跳了出来,楚青还没弹完一首歌,就见霍历拿着热水进来了。

“别弹了。”霍历蹙眉,握住了楚青的手腕道:“绷带都还没摘下来,你就别再折腾自己的手了。”

“不疼……”

“不疼也不许弹。”霍历语气严厉道:“魔方也别玩了,暂时休息。”

“哦。”

楚青失落地低头。

“那个魔方……是哪儿来的?”霍历坐在楚青身边,和他一起看着钢琴问道:“可以告诉我吗?”

楚青一愣。

霍历转头,定定地看着楚青。

楚青手揉捏着衣角,不是很想说。

“告诉我。”霍历很执拗。

“说了……你别笑我。”楚青撇头低声道:“你不可以笑我。”

“怎么会。”霍历哭笑不得。

“真的?”

“嗯。”

“魔方是……是孤儿院送的。”楚青低着头,声音如同蚊鸣:“是辉映资助的。”

霍历一愣。

什么?

楚青解释:“是……霍先生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小时候,楚青记得他的母亲也很喜欢玩魔方,还经常带着他一起玩,说是益智。但是自从父母去世后,家和家里所有东西都一次过被亲戚抢走了,楚青什么也没有。

那时候楚青很后悔,他应该至少带走一件东西。可是那时候的他太小也太懦弱了,连反抗都不敢。

例如一些照片,例如爸爸的口琴,例如妈妈的魔方。

后来他们孤儿院被辉映资助了,院长和他说,辉映的霍历先生很有钱,让楚青可以把自己的生日愿望写下让辉映实现。

楚青写了魔方。

当年,他真的收到了礼物。

是霍历先生给他的第一份礼物,是他第一个被完成的心愿。

承载了他的所有过往。

霍历愣愣地看着楚青。

给孤儿院的物资他从来不会过问,自然都是下属处理的,只不过用的都是他的名义。

“傻青宝……”

霍历觉得心里酸涩,忍不住一个伸手就抱住了楚青。

“傻青宝,你怎么那么傻。”霍历声音沙哑。

“青宝,我以后会送你更多,更多。”霍历心道,他要把整个世界都送给楚青,所有的一切都给楚青。

楚青骤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霍,霍先生……”

“我承诺,我以后一定会给你更多,全部都给你。”霍历此刻难得有些激动,理智也终于被掀起了一角波澜:“你不要怕会失去魔方,你怎么可以怕失去魔方……我都是你的。”

楚青一顿。

因为魔方是死的,永远都不会走。

但是霍历会啊……

等霍历有钱了,他就走了。他们原本就不是一路人。

楚青没说话。

霍历叹了口气。

霍历心想,即便他一直在捂,楚青待他永远还是隔着一层无形的屏障。

算了,来日方长。

接着,霍历坐在一边看公文,而楚青没法练习,于是只得百无聊赖地划手机。

楚青划着划着,果然看见了关于他的□□。

行吧。

这些网民怎么那么闲……

楚青觉得他自己连点赞都懒,这些人怎么就那么有精神天天骂,不累吗?

XXX:呵呵,和黎湉一个鸟样吧?仗着自己有抑郁症可以任性妄为摸鱼咯?看看小歌妹妹做了多少,再看看楚青做了多少。

XXX:同意!这个节目不是给楚大爷来巡山视察的,不想参加回家去,有病治病,就不要招摇过市了ok?

XXX:你们过分了吧??而且楚老师也不一定是抑郁症啊!不要断章取义ok?!我们都不知道他去干嘛了!

楚青的粉丝和袁小歌粉丝又吵起来了。

安以泽和他科普过,说表面上来看是楚青和袁小歌的拥护者在各为其主,这是正确的,但却不完全是。

里头还有楚青的黑粉、袁小歌的黑粉、水军、对家……总而言之,一场撕逼其中利害必定是错综复杂。

这些太复杂了,楚青不想懂,但是看着这些言论,楚青思索片刻,还是上线发帖了。

@楚青_Teal:我没有患上抑郁症,我很好也很健康,请不要到处散播遥远。昨晚只是一个意外,抱歉给大家带来麻烦了。

接着,楚青反正没睡,于是干脆开了直播唱歌给大家听,力证他真的没事。

霍历在一旁看楚青直播,无奈摇头。

吴悦杉原本还告诉他干脆让抑郁症言论扩散开来,对楚青洗白有好处。但……算了,小朋友开心就好,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而且……

霍历有些哭笑不得。

楚青向来是害怕人群的,更不喜欢主动曝光,但今晚他却主动直播营业了。

不是单纯地发博,还是直接直播。

算是跨越了一个大坎啊。

想来不仅仅是因为想要证明自己没事,还是因为昨晚的事吧……

傻青宝。

而另一头,楚青对着镜头唱了《愿》。

XXX:5555555我死了我死了,青青妈妈爱你!崽崽唱歌太好听了!

XXX:青青感觉很喜欢这首《愿》啊,每次都有特殊待遇

XXX:青青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青青还好吗?

楚青粉丝基数并不夸张,此刻没有预兆地忽然开直播蹲到的人也不多,因此能够一个个答复。

“嗯,我很喜欢这首歌。”

“好的,我没事。”

楚青顿了顿,道:“如果真的要关心我,不要关心我本人,关注我的作品……我会很开心。”

XXX:5555555好!!!青青怎么可以这么软!!

XXX:哈哈哈哈哈是我卡了还是青青回答问题都是慢半拍的,太可爱了

XXX:看破不说破,是你卡了/狗头

XXX:给孩子留点面子,说说其他的吧,青青为什么特别喜欢《愿》啊?难道是因为这首歌的那个“你”吗?嘿嘿嘿……

XXX:啊啊啊青青还小啊!妈妈不许你谈恋爱!!

楚青耳尖有些红,摇头道:“我没有谈恋爱。”

坐在对面的霍历微微挑眉。

楚青留意到霍历的目光,耳朵更加红了:“这首歌……没有唱给谁。”

XXX:哇青青你耳朵好红!!

XXX:哈哈哈哈哈青青老实交代,这首歌唱给谁的啊!

“没有唱给任何人,我没有谈恋爱。”

……

“我没有喜欢的人。”

“嗯对,单身。”

“我的理想型……额……没有。”

霍历撑着下巴,看着楚青不停地否认,嘴角微微上挑。

嘿嘿,等着。

“我没有脸红……!”楚青见整个直播间都在笑自己脸红,干脆关掉了镜头只留下声音。

“不和你们说话了,我唱歌给你们听。”

楚青接着打开了音乐,唱了另外一首歌。

霍历见镜头已经关掉了,笑眯眯地上前抱住了楚青。

楚青浑身一僵,差点就要走音了。

霍先生……!

楚青转头瞪大了眼看霍历。

霍历挑眉看楚青。

单身?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理想型?

楚青求饶般回看霍历。

别闹啊……他还在直播!

霍历可不管,存心要戏弄楚青,手轻轻摸了摸楚青的肚子。

楚青手指蜷缩,浑身僵硬。

趁着中间音乐奏起,楚青把声音也关掉,转头咬牙道:“霍先生……!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霍历掐住楚青的腰,压制住人笑道:“小猫咪,你说你单身?”

“……”

“嗯?”

“我……”楚青急了,这音乐已经过一半了。

“你不好好回答我,我待会儿在你唱的时候继续摸。”霍历暗示道:“往下摸,那种。”

“……”

霍历手此刻还捏着楚青的腰,酥酥麻麻的。

楚青看了眼手机屏幕,忍住羞耻咬牙道:“我,我的理想型是……”

霍历一顿。

楚青低头,声音如同蚊鸣:“我的理想型是霍先生……”

说罢,那段没有歌词的音乐也结束了,楚青接着唱,当作霍历不存在。

霍历抱着楚青,倒是没有继续作乱了,因为他自己也……阵亡了。

又是魔方又是理想型的,这谁顶得住。

楚青这小混蛋……

霍历完全忘了都是自己先起的头,只想狠狠地欺负楚青一顿。

霍历抹了把脸,直接起身了。

再抱下去他又得去厕所一趟,自讨苦吃。

好不容易等楚青唱完了,关闭直播间后楚青也觉得丢脸死了。

“霍先生!”楚青有些生气:“您别在我开直播的时候……那个。”

“好,那现在直播结束了。”霍历道:“所以现在可以那个了?”

“……”

……哪个?

楚青道:“我要回去睡了。”

“等等。”

霍历拉住楚青。

“……?”

霍历道:“我没钱了。”

“……”

楚青无奈:“我待会儿给您过。”

“嗯。”霍历眨眼道:“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吧?嗯?”

“……”

“……??”

抱歉,不懂。

宁又想干嘛。

作者有话要说:#霍先生每天都很饥渴系列#这个金丝雀喂不饱系列

入v啦!!撒fafa~!明天(周六)晚上九点继续更新。

在这里也安利一下接档(上一章的abo是近期会双开的,这个是完结后的接档),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收藏昂

《圈内大腕都是我亲故》

消失三年的前顶流乔柒回来了。

回来后大家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乔柒就是那个被拍死的前浪,回来也是糊。

然而……

电影节常驻大腕导演把最新大作的一番男主给了乔柒。

娱乐公司总裁把最好的资源给了乔柒。

天才创作家把最新原创曲首发权给了乔柒。

现任顶流,圈内神颜小狼狗陆弈辰也来和乔柒炒cp。

吃瓜群众:???

吃瓜群众:乔柒就是个靠爸爸的小白脸,鄙视!

导演:柒柒是我亲儿子ok?

总裁&天才创作家:柒柒是我们亲弟弟ok?

吃瓜群众:!!!

吃瓜群众:请问这位顶流,您又是乔柒的谁?

顶流笑眯眯:他老公,领过证的,谢谢。

艹,这哪里是回归娱乐圈,这是来洗劫娱乐圈的吧?

小剧场→

一开始,陆弈辰说:想红吗?和我炒cp。

后来,一向清冷淡漠的乔柒抓着床单,脚趾不受控制地蜷缩,一边哭一边怀疑人生:现在炒cp还二十四小时全勤无休的?

面前的小狼狗:哥哥吃不饱吗?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啊?

乔柒:……

——三年前你将我送上顶峰,如今换我捧着你。

*对外又A又S对受超级有占有欲还特别奶的年下小狼狗x温润清雅的大猫咪

感谢在2020-04-0821:01:31~2020-04-1000:09: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薇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高不高、4165042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炘绎152瓶;Roar66瓶;楠耆20瓶;风情不是风琴、喝醉了是你的鱼10瓶;在爬墙头的男孩9瓶;卿、sanne、444380585瓶;半仙-兮na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载下一章

25、青宝的坚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