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霸总打气

  楚青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其实并不能接受有另一个人闯入、干涉自己的生活。

但是……但是霍历总是不一样的。而且面对霍历,楚青也拒绝不了。

霍历垂眸,低头就见楚青站在门边,腆着脸红着耳朵,声音如蚊鸣。

霍历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你答应了?”

心底又酸又涩的。

霍历用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绪。

楚青太好了。

前世自己的不闻不问让楚青最后自己一个人踏入了那棺木中,也许直到死他都没有恨他。

如今楚青也依旧是这样,努力地想要对自己好,仅仅是因为自己当初的一点施舍。

霍历心想,也许自己真的是个大混蛋,大混账。

“我……我可以试试。”楚青重复道:“你不要找别人。”

“好,我不找别人。”霍历轻声道:“我就找你。”

霍历伸手轻轻捏住楚青白衬衫的衣领子,眼底的情绪从柔情逐渐转黯。

霍历感觉有点热,心底还莫名地腾起了名为占有的扭曲谷欠火。

他想狠狠地占有楚青,让楚青只有他一个人……

一个人就好了。

楚青是他的。

“霍先生!”楚青抓住了霍历的手腕,声量微微拔高道:“我还想和你谈谈。”

霍历手指一顿,沉吟了片刻,压下了情绪道:“你说。”

“我可以包……我可以资助您,但是您不用和我做那些事……”

“那我做什么?白拿钱么。”霍历挑眉。

“如果您愿意,您可以当我的助理,我的司机之类的。”楚青心道,就当做他聘了人吧。

霍历:“……”

明明是一个旖旎粉色的包养,怎么给楚青说着说着就变得那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可以。”霍历微微勾唇。

行。

霍历垂眸,手指轻轻捏住楚青衣服上最高的那个纽扣道:“我可以当你的司机,你的保镖,你的助理。”

“由内到外,从上到下。”霍历俯首,压低声音道:“我全包,什么都干,这也是我的职责。”

“你……”楚青脸刷拉一下就红了。

“那可以让我出门了吗?老板?”

“……别,别这么叫我。”楚青手指蜷缩。

“那要怎么叫?”霍历挑眉:“爸爸?大佬?”

“……”楚青选择让霍历闭嘴,他转身就走了。

霍历哭笑不得。

……

霍历一出去就是一个下午,回来时都傍晚了。

霍历一踏入楚青家门,见到的是在弹琴的少年。

钢琴坐落在落地窗前,落日的余晖就这样洒落在钢琴与人身上。

夕暮的阳光霍历觉得是最美的,残阳红云,看着柔和又带着肃杀,象征着落幕凄惨却又浪漫得很,非常矛盾。

楚青十指此刻摆放在琴键上,表情看着有些纠结与不愉快。

霍历上前倚着钢琴问道:“在练习吗?”

“嗯。”楚青垂眸。

霍历心想,上辈子和这辈子加起来,他似乎只在几年前的年会上亲眼见过楚青弹琴。

霍历于是问道:“弹一首给我听可以吗?”

楚青一顿,头垂得更低。

“怎么了?”

“我弹得不好。”

霍历想起了楚青的称号,圈内音乐神童与天才。虽然从性格到包养浑身都是污点,但实力却从来没有被否认。

别人那是天使亲吻过的歌喉,但楚青却本就是个天使。

歌声不必说,创作天赋与音乐造诣虽然不能和那些个专业钢琴家亦或是音乐家相较,但也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这样的人物居然说他弹得不好,羞于展现。

霍历无奈道:“怎么会,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我不知道。”楚青撇头。

霍历沉吟片刻,柔声问道:“是没有心情弹吗?”

“我不知道。”

霍历看着楚青的侧脸,转移话题道:“还没问你呢,你和繁星那边谈得如何?有想签约的意向吗?”

楚青依旧看着窗口出神:“我不知道……”

霍历极有耐心地问道:“你不知道什么?”

楚青顿了顿,还是道:“我不知道。”

随后补充:“……对不起。”

霍历蹙眉:“不需要道歉。”

“好。”楚青垂头。

许久,霍历道:“青宝,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哪里吗?”

“公司年会。”

“是,那时候你在弹钢琴,我觉得很耀眼。”霍历站在钢琴边,手搭在琴键上道:“那时候我被你吸引了,我第一次被别人所吸引,也是第一次单独资助某个人。”

楚青有些意外:“我以为你还单独资助了别人。”

“没有,你是唯一一个。”霍历摊手道:“难不成我把每一个人都唤到我房间去么?”

说到这个,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之前的事。

……

那时候楚青演奏完毕,霍历上前夸了他,然后道:“如果你愿意,晚上十一点来我房间。”

霍历饶有兴致地瞟了眼楚青在衣领子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而那时候的楚青还没经历过什么社会的砥砺,纯得跟一张白纸似的,也一直把霍历当成长辈。

听闻,楚青随即点头如捣蒜。

然后晚上十一点,楚青背着把小提琴去找霍历了。

霍历穿着睡衣惬意地躺在床上看书等候,见到楚青还带了乐器来,顿时有些意外。

……这是什么情趣吗?

小朋友这么会玩?

“霍先生……我,我钢琴抬不进来,所以带了小提琴!希望您不嫌弃,小提琴我也会的。”

霍历:“?”

楚青低着头,红着脸道:“我会好好表现的!霍先生您想听什么?”

霍历:“……”

霍历嘴角抽搐:“你觉得我把你叫来是为了什么?”

“听我演奏啊。”楚青也疑惑。

霍先生之前不是夸他演奏的很好吗?夸了就让他去房间,这不是听演奏是什么。

霍历:“……”

霍历有点心累:“那你开始吧。”

娘的。

霍先生于是听了一晚上的小提琴古典乐,陶冶性情,别说还挺好听。

……

如今想起来,楚青也觉得丢脸。

楚青转移话题道:“我以为霍先生财大势大,身边应该不缺人。”

难道不是夜夜笙歌,包养了一大群比他更好看更有能力的人么?

“……你对我有什么误解。”霍历哪壶不开提哪壶,呵呵道:“我这辈子只叫过一次你,你还给我拉了一晚上的古典乐。”

这要传出去大约会被其他金主大老板笑死。

霍历接着补充:“以及,重申一下那天在酒店我和你是第一次,所以没把握好力度,非常抱歉。”

不忘给自己刷份职业好感。

霍历心道,他看起来那么随便的么。

实话实话,除了楚青这个例外,霍历人生字典里还真就没有感情和爱情这俩字。

楚青无奈道:“那天的事就别提了,我睡了一觉现在感觉好多了,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不过……

楚青是当真没想到他是霍历的唯一,仅仅只是因为第一眼见面,看了他的演出吗?

楚青不知怎么地,忽然就有了几分信心。

“那我再弹一次给霍先生听。”

楚青笑了笑,手指开始在琴键上动作起来。

行云流水。

清脆的音符从那些个黑白格子里溢流了出来,让这整个单调的屋子随即盈满了情绪。

楚青的曲风向来是柔和、淡薄的,很平缓的旋律,并没有强烈起伏和转调,却依旧直击人心。

霍历垂眸看着那十根纤长舞动的手指,觉得比音符还美。

楚青只是简单地弹了一段,结束后霍历笑了笑,拍手道:“很棒。”

“当初虽然我‘心怀不轨’,但是吧……”霍历手指轻轻敲了敲琴键道:“我自然也是希望,并坚信你会越来越好,发光发亮的。我选择资助你,是因为你会成为我的骄傲。”

楚青身子一僵。

接着抬头看霍历:“霍先生……对不起。”

楚青眼眶却是红了。

他现在混成这副鬼样子,还真的是难以见人。

“不是你的错。”霍历柔声道:“你一直是我的骄傲。和成绩无关,关乎的是人。”

霍历心想,他的一见钟情一定有原因,首先不是见色起意,霍历见过太多比楚青好看的,合心意的面容,那么一定是因为楚青这个人。

因为优秀才能吸引别人,如同当年楚青在选秀节目里一炮而红。

楚青愣愣地看着霍历,手指微微发颤。

“青宝。”霍历也回看他,一字一句认认真真道:“如果你愿意走,你不会只停留在这里,你能走得很远,走到很高去。”

虽说人不一定要往前走,但是楚青现在这样的状况对他精神状态也不好,人总需要一点事儿干。

“青宝,我也会一直陪你走下去。”

加载下一章

6、霸总打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