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重生谋划

  三十年前,晋朝太·祖联合大江以南的柏氏一族,推翻了前朝的皇室暴·政。

战后建新朝为晋,都城定于北方的燕京。

太·祖称帝后,封柏氏首领为南王,享藩王之位,领大江以南自治之权,称号“南王”。

民间此后便有了,“北帝南王”的说法。

太·祖薨逝之后,传位于嫡子萧宏,改年号为朝元。

晋朝,朝元十一年初冬。

当朝皇帝萧宏,自年初便病入膏肓,卧病在床,无力于朝政。

萧宏所出的皇嗣不丰,统共有两子一女,嫡长子萧屹三月之前战死沙场,庶子萧淳尚处六岁稚龄。

朝中不可一日无首,遂由二皇子生母袁贵妃提议,托当任太尉周良辉暂理朝中事务。

祸不单行,正在此时国境之内灾患频发,国库却早已被皇帝及其宠妃挥霍一空。灾祸死伤无数,百姓怨声载道,晋朝一日不如一日。

——

卯时过半,通往北境的官道上,和亲的队伍走走停停,还是到了祁连山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此地人烟稀少,山中时有狼嚎厮叫,听在耳中很是有些惊心。不便继续赶路,和亲的队伍便停下修整。

马车之上,长公主萧蔻静静靠坐在车厢,闭目休息。

一年时间,母后病逝,皇兄战死,她为了外祖家的一丝生机,苟延残喘的活着。

父皇昏聩,宠妃权臣勾结。为铲除自己这个眼中钉,竟又想出办法让自己去和亲,而那和亲的族类,便是三个月前杀死皇兄的匈奴。

为了外祖家中的老弱病残,她只能认了。

若竹有些担心的看着一日未尽食的公主,低声劝道:“公主,车马劳累,还是下去透透气吃一些东西吧。”

听到侍女的声音,萧蔻这才睁开紧闭的眼眸。

眼尾挑起,睫毛微翘,瞳孔黑白分明,闭目时明明是一派沉静,此刻睁开一双美眸,又是另一种高贵大气。

本想开口拒绝,两个侍女若竹和如兰脸上的小心翼翼,让萧蔻嘴边的话变了一变:“好,走吧。”

傻子都知道,跟着她这个落魄公主去异族他乡摆明了是有去无回,自己也并未勉强,她们却偏偏跟了过来。

其中的情意,萧蔻感念,怎好再拒绝她们的好意。

下了马车,护送的将士已经生起了火堆,单独留给她一处,其余人远远地在另一边的火堆围坐。

走走停停已经有一个月了,这样的野外环境,早已经见怪不怪。提裙在火堆前坐下,沉默的吃些糕点,喝着水,未置一词。

如常的赶路,如常的停下修整,没有人觉得今天有什么特别。

也正因此,变故来临的那一刻,一群人望着夜色下的丛林间,那些泛着绿光的眼睛,竟全然的愣了神。

没等将士列出队形抽出刀剑,狼群就已经扑了上来,疯狂的撕咬着密林中的人。

萧蔻眼前最后的画面,是如兰和若竹挡在她身前,而后有什么东西咬住了自己的脖子,灭顶的剧痛之后便再也动弹不得。

华丽的斗篷,展开铺在稀疏泛黄的草地之上,萧蔻脖颈上的鲜血飞溅到了她白嫩的肌肤之上。

直到咽气,她的眼眸仍旧是死死的睁着,看着漆黑的天空,满是怨愤和质问。

命运为何如此不公,罪孽深重的人逍遥法外,那些积善行德的人却要惨死。

她不服!萧蔻不服!

——

“公主,公主。”

耳边感觉到有人在唤自己,萧蔻睁开眼,再见到一脸担心的若竹和如兰,让她愣住了神。

莫非自己只是在马车里做了一场噩梦?还没下马车,也没有遇到狼群吗?

待她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她立即否认了前一刻的猜想。

满眼的的缟素,这熟悉的景象,是在皇宫之中的灵堂!

“公主,你还是吃一些东西吧,皇后娘娘在天之灵,也定不愿见您如此折磨自己的身体。”

若竹担心的劝问,让她心中随之鼓动如雷,忍住没有出声。

见公主一言不发,侍女以为是她深深陷入了失去母亲的悲伤之中,也没有再出言打扰。毕竟皇后娘娘病逝,公主又怎么可能不伤心呢?

萧蔻面上竭力的隐忍着没有反应,心中惊涛骇浪的景象,灵堂之中无人能以得一见。

她本不信鬼神之事,可她明明死在了和亲路上,现在的一切要作何解释呢?

孝服宽大的衣袖之下,她的指甲深深的陷进皮肉之中,掌心的痛意提醒着她,并不是在做梦。

那她为什么会回到这一天,难道是自己死前的那些怨愤被上天听到了?

若真的是重生,为何不能让她重生在母后尚在的时候呢。难道重来一次,她还是保护不了自己的母亲!

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袖中已经鲜血淋漓,她一丝呼痛的反应也没有,面色木然。

灵堂之中,众人垂首做低泣状。

萧蔻略看一眼便收回视线,心中讽刺,这里跪着那么多人,有几个人是真心为母后哭泣的。

满朝上下,谁人不知,皇帝宠爱贵妃袁氏,皇后早已失宠多年,若不是膝下有一子一女,嫡子贵为太子,这后位怕是早就保不住了。

此刻,灵堂之中便没有袁贵妃的身影,正宫皇后病逝,宠妃甚至是庶子却不需前来跪孝。

这便是她的好父皇,这便是当今的晋朝皇室。

萧蔻垂眼,藏住了眼中的狠戾。

最好不要让她抓住任何一丝机会,若是有那便是袁贵妃五马分尸的日子!还有她的好父皇,定要让他悔不当初。

“南王柏衍到,为皇后娘娘上香!”太监口中的唱和声,让萧蔻抬起了头。

第三代南王,柏衍。

一身素色衣饰,缓步走进了室内。

她望过去时,他也正好看了过来,四目相对,萧蔻先转开了眼。

上一世也是在母后的灵堂第一次见柏衍,只是当时自己悲痛哭泣,无暇顾及其他。除了素白的袍角,什么也没看到。

此刻她跪立在侧,眼眸中可见他上香的动作,恭敬周全并无敷衍之意,萧蔻心中立时便生了感激。

她没有忽略掉,室内跪着的众人心思各异,偷偷抬头打量起这位还需再过一年,才及弱冠的新任藩王。

见他身形修长,外貌俊朗,举手投局之间,难掩端庄贵气。底下的人心思更为活跃了起来,纷纷在脑中搜刮着自家的妙龄女郎,盼能达成所愿。

封地虽在大江以南,距离燕京并不算近。可南王乃是当今异姓王中的第一人,封地广阔富饶,北帝南王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

而柏衍,未及弱冠,尚未有妻室,自然是人人都想沾一门亲的香饽饽。

等他上香之后转身,暗中打量的人复又低下了头。

退出室内前,他又看了一眼跪在首位长公主萧蔻,这一眼就看得有些久了。

萧蔻感觉有些异样的注视,抬头回视过去,柏衍眼中的打量和意味深长,让她觉得有些意外。

很快他便收回了眼,缓步离开。

萧蔻跪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柏衍眼中的意味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许是此时的四面楚歌,让她尤为的敏感。

她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丝希望,暗暗在心中拿定了一个主意,再度悄无声息的垂头跪着,直到日落西陲。

——

夜色渐渐地深了,跪灵的人各自退下,灵堂暂时安静下来。

萧蔻在心中和母后说了几句话,也起身离开。

回到寝宫之中,萧蔻低声吩咐几句,若竹和如兰便手脚利落的搬来两件太监的服饰,帮她换上。

夜色掩饰下,萧蔻快步进了东宫,上一世柏衍便是客居在了东宫,希望这一世他仍旧在。

母后病逝,父皇只知与宠妃寻欢作乐,苦了她的皇兄为了赈灾在外奔走,连母后最后一面也没能得见。

那些父女之情,在上一世就已经做了了结,今生他只是一个昏聩的皇帝,让死后重生的萧蔻一丝也生不出孺慕之情。

借助着手中皇兄留下的东宫令牌,萧蔻带着若竹轻而易举的进了东宫,这里是她自小便玩耍的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东宫尚无女眷,柏衍住进来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她轻车熟路的便找到了侧殿的厢房,门口有人看守,大概是柏衍的下属。

到了皇兄的地盘,萧蔻并未再掩饰,她脱下头上的帽子,露出自己的全貌。

一字一句的自报身份:“烦请通报一声,长公主萧蔻,上门拜访王爷。”

身份尊贵,口中却难得没有高傲和盛气凌人,前世今生这许许多多的磨难,早就磨去了她的棱角。

门口看守的人拱手作礼后,便没有了动作。

烛火闪动,窗牖之上隐约印出男子挺拔的身影。他是能听得见她说话的,萧蔻心里清楚。

果然,过了片刻,室内便传来男子清朗的回复:“安书,请长公主进来。”

门外的安书得了令,旋即直起身打开了房门,作势请萧蔻进入室内,而若竹被安书留在了门外。

房门被关上,室内又恢复了静谧无声。

萧蔻抬步朝里,绕过绣着山水图屏风,终于看到了桌案旁安坐的柏衍。

1、重生谋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