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进南王府

  辰时过半,差不多该出发赶回王府了。

柏衍一夜未眠,脸色有些冷沉的出了房门,抬眼便见到对面也正出房门的萧蔻,她脸上的笑容此刻显得可真是刺眼。

微微眯了眯眼,心中没忍住冷嘲,看来她倒是睡得不错。

闲闲的收回视线,没有再看她,他径直的打头走了出去,脚步不急不缓,一路直到上车也没有停下来。

经过一夜的休息,萧蔻的脚踝已经完全好了,她让青竹自去后面乘车后,便小心翼翼的独自上了柏衍的马车。

掀帘进入车厢时,柏衍并未抬头。萧蔻尽量保持着无声无息的坐下,没敢吱一声生怕惹了怒气在身。

——

镇江距离金陵并不算远,马车的速度也不慢,只用了大约两个时辰便到了金陵城中的南王府。

车停下的时候,柏衍动作从容的下了车。萧蔻紧跟在他身后下来,突然有些茫然也有些惴惴不安。

站在朱红的大门前,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来人,这座宅子里的人是什么样子她全然不知。眼前这座肃穆的王府,就是自己要长久定下来的地方了吗?

柏衍本来已经进了府门,但他察觉到身后少了女子跟上的脚步声。

回头去查看时,便见到萧蔻正愣愣的站在门口,微微抬起了下颌望着上方的牌匾。

他竟然能感觉得到,她的神情带着些可怜,也有些不安。

从千里迢迢之外,离开亲人到了异乡,有些情绪也是常理,何况她是女子。这样一想,他那颗本来冷硬的心,忽的有些软了下来。

他想了想,口气还算温和的开口:“走吧,随我进去。”

和初见时一样,虽然语气淡淡的,却一点也不凶,让萧蔻有些怀念。

“哦。”回应之后,她忙抬起脚步紧跟在他身后。

经过了一路的亭台楼阁,到了后院深处,一座名叫“颐安院”的院落门前,他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面对着萧蔻。

“进去之后,除了见礼不要出声,我自有安排。”柏衍淡声的安排之后,她顺从的点头应下。

此时院内有一位仆妇快步迎了出来,看起来像是服侍的嬷嬷。

她恭敬的行礼道:“参见王爷。”

柏衍挥手叫起后,嬷嬷才笑道:“王爷一路辛苦,太妃娘娘正等您呢。”

“嗯,走吧,我去看看祖母。”淡淡的说完,柏衍径直往里面走。在他身后的萧蔻,顶着院中仆妇的目光,紧紧的跟着前面人的步子。

好在她多年娇养,自有优雅的气质在身,院中的人打量归打量,却无人敢轻视。

进了院中的正房,萧蔻先看到了软榻上的,端坐着的老妇人,她正同侧坐之上年轻许多的另一位妇人谈笑,看起来很是开怀的样子。

柏衍一进去,原本安坐的两人便齐齐抬头望了过来,眼中关切之意明显。

他率先对着堂上的老妇人行礼道:“祖母,孙儿回来了。”

话音刚落,他又转头向侧坐的女子行礼:“母亲,儿子回家了。”

萧蔻心中有数了,原来这便是柏衍的祖母和母亲,也是南王府的老太妃刘氏和老王妃周氏。他们家竟然是直接称呼母亲,不是母妃,倒是和自己见过的很不一样。

婆媳两人一边对柏衍笑着点了点头,道了一声“一路平安便好”。

下一刻,她们的目光便被柏衍身后的萧蔻吸引了过去。

她背脊挺直的站在室内,正在寻找着上前的时机。

柏衍在祖母和母亲的来回打量中,先开了口介绍:“云舟,过来见过老太妃和老王妃。”

萧蔻闻言,上前按照侍女的身份,跪下行了全礼,心中自嘲:原来出了皇宫之后,屈膝而下也没有想象的那样难。

柏衍亲眼看着她跪地行礼,僵硬了片刻,这才想起自己倒是疏忽了这一点,但此情此景也不好多说什么。

“云舟拜见老太妃,拜见老王妃。”眼前的女子,礼数周全,姿态恭谨。

婆媳两人虽然都存着满满的疑惑,也没忘先免了她的礼数,让女子起身。

柏衍迎着对面疑惑的两道目光,开口解释道:“祖母,孙儿在回程的路途中偶然救下云舟,她的家人已经死于山匪手中,此后会留在王府伺候。”

老太妃年岁大了,最见不得惨绝人寰的事,她有些怜悯的看着云舟道:“可怜见的,以后便留在府中吧。”孙子既然将人带回,身份背景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她也放得下心。

房中的女子姿态优雅,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想来出身也是好的,柏衍的母亲看后也满意的点了头。

萧蔻再次谢恩道:“多谢老太妃,多谢老王妃,云舟以后定会尽心伺候。”

柏衍的母亲执掌王府中馈,便偏过头问柏衍:“衍儿觉得,将云舟姑娘安置在何处合适?”

“让云舟伺候在我院中即可,日后便打理书房笔墨。”

本是随口的一问,但没想到柏衍的回答,却在老太妃和老王妃的意料之外,室内一时没有人出声,便静了下来。

他院中从不用侍女,如今竟愿意添一个“云舟”。

婆媳两人想到这里,对视一眼之后,转头对着云舟再次细细的打量起来。

明眸皓齿,肤色嫩白,身姿纤长,亭亭玉立,是个让人心动的女子。

再仔细看柏衍,乍一看之下,面色平静没有变化。

等眼光往下细细打量时,他的脖间那道半遮半掩的抓痕,终于被婆媳两人给捕捉到了。

这样的细长抓痕分明是女子留下的,婆媳俩转瞬便想得更深了些:衍儿与这云舟应该是已有夫妻之实了。这样也好,是到该添香的年纪了。

柏衍感觉到祖母和母亲的视线,长久的停留在了自己的颈侧,再看她们眼中的隐晦之意,便懂了两人的意思。

他暗自叹了一口气,明白她们这是误会了自己和萧蔻的关系。这抓痕的确太容易引人联想了,就算此时有心解释,也说不清楚。

只好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一切等日后再说。

室内的气氛突然发生了转变,萧蔻察觉到了些异常,未免显得无礼,她竭力忍着没有抬头去看。此时的萧蔻哪里知道,自己在两位妇人的眼中,已经妥妥的是柏衍的枕边之人了。

沉默得太久了些,见媳妇还在沉吟,老太妃便先开了金口,一锤定音的道:“既然如此,那便让云舟姑娘到你的院中伺候吧。”

“是。”柏衍的态度仍是平常,让她们一时还真有些拿不准他的意思,又不便再问。但萧蔻成了柏衍院中侍女的事情,就这样的定了下来。

离开之前,老王妃周氏没忘对柏衍提醒到:“你父亲在前院的书房等你,快去吧。”

老王爷柏重因身有旧疾,有生之年便提前让柏衍承了王位,此后很少再听到他的名号。一边仔细的回想着脑中不多的记忆,萧蔻跟着柏衍离开了老太妃的院子。

——

这一次,柏衍将她带到了“墨徽院”,便让她自行进去,而后转身离开了。

等看着他的背影走远,萧蔻收回了视线,抬脚缓步进入到院内,全然陌生的地方,她谨慎的观察着。

青竹眼尖,先看到萧蔻,大步迎了上来。

“姑娘,您的房间已经安置好了,随奴婢来吧。”

见到了熟稔的人,萧蔻这才收起了自己的茫然,跟着青竹去看自己以后的住处。

墨徽院是一座三进的院落,她的房间被安置在最里面的院子里,侧对着主屋。

听到青竹说,主屋便是柏衍起居的地方时,她稍稍沉吟了片刻,突然明白了在“颐安院”时,老太妃和老王妃的转变从何而来。

青竹不会懂她的想法,兴致勃勃的介绍着她的居室,从外室到内室,从侧间到净室,事无巨细。

一一看过之后,萧蔻心里只有一种感受:待遇太好了些,根本不是侍女该有的。

普通权贵家中,若是有受器重的首席侍女,身边配一个小丫头供她差使并不奇怪,这也是她并没有拒绝青竹的理由。

可是眼前的这个房间,生活起居样样齐全不说,摆设之物也不乏贵重。看着眼前成色上好的玉瓶,萧蔻没有欣喜。

思绪再多,也不能展露在面上。再添一个青竹和自己一起苦恼,着实没有必要。

——

前院书房,柏衍扣响房门,等门内有了回应他才推门进去。

“父亲,儿子回来了。”

柏重看着书案后方的儿子,并无不妥,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问:“一路可还顺利?”

“一切顺利。”除了萧蔻,一切都很顺利。但这样的话,他并不会说给父亲听。

柏重问了许多燕京城中的事,柏衍都对答如流。

沉默了片刻,他打量着好像没什么话要再说的儿子,突然开口:“你去燕京的这段时间,府中来信都是我都拆看过了。”

柏衍本想顺势宽慰一句父亲辛苦,没想到柏重话锋突然一转道:“朝中太子来信,请你代为照顾长公主。长公主现在在何处?”

10、进南王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