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声讨云舟

  大年初一,墨徽院的主屋之中,深情腻人。

一场争执过后,萧蔻已经耗尽了力气,眼眸中竟是疲倦,愣愣的躺着一动不动。

柏衍看在眼里,蓦得有些心疼。

将她打横抱起,从主屋送回了她的房间,让她能好好休息。

厢房中的内室,柏衍将她放在床榻之上。

亲自动手将她的鞋袜除去,有些润湿的触感让他懊恼的闭了闭眼。

定是在雪地里站得太久了,让雪水渗透了她的绣鞋,自己当时确实是太冲动了。

柏衍本想着让她坐起身泡一泡脚,但萧蔻靠在软枕上已经昏昏欲睡,他又怎么忍心再度叫醒她。

想了想,他走出内室让青竹打来热水,而后用棉巾将她的莲足细细的擦了一遍,直到感觉手中有些温热,才将她纤细的脚掌放进衾被之中。

妥善的为她掖好被子,萧蔻已经睡得很香。

欣赏了片刻,他嘴角再度浮上了笑意,脚步轻快的转身出了内室。

“王爷,安书在第二道院门外等您。”青竹见他出来,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向他禀报。

柏衍脚步未停,出门之前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再度叮嘱:“好好照顾着,有什么事立刻禀报。”

青竹立刻应下:“是。”

墨徽院的第二门之外,安书急着找王爷,并不是别的事,正是今天处置了柏俊之后的后续。

安书言语简练,将事情说得清清楚楚:“王爷,柏家二房,找到老太妃的院子里去了,老太妃请您过去。”

随意的点了点头,柏衍不甚在意的道:“走吧。”

——

颐安院中,柏家二房的太夫人正在太王妃的院子里哭天抢地。

“嫂子,我就俊儿这么一个孙子,今日不过是小小的误会,王爷竟让人下了这个重的命令,俊儿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竟病倒了。”

太王妃靠在软榻上,以手撑额,看起来很是疲倦的样子。

厅中,二太夫人仍旧在细数委屈。

“看着俊儿如此难过,我心里实在是难过啊。俊儿被王爷身边那个叫安书的侍卫都在王府门口,整个金陵陈的人都在嘲笑我门二房的人,那些闲话实在是太过于的难听了,太侮辱人了。”

二太夫人偷偷抬眼窥看太王妃的反应,见她仍旧是一脸的倦色,没有什么反应。

咬了咬牙,二太夫人加了码,更是不管不顾的哭喊。

“老爷在家中,难过得几乎要撅过去了,此刻也是卧病在床,只有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出门来,请嫂子为俊儿主持公道。”

“当初大哥还在时,与我家老爷兄友弟恭,老爷何曾受过这样的闲气。如今可真是人走茶凉,物是人非啊。”

就算搬出了已经逝世的太王爷,她的嚎哭声始终没有迎来太王妃的反应。

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二夫人正想着干脆便上前去,抓住太王妃的衣袖撒泼。

无论如何,今日一定要让她给一个交代。

太王妃身边的嬷嬷看着她的动静,一步上前侧挡在太王妃的身前。

嬷嬷虽然动作里满是防备,但仍是含笑劝道:“二太夫人,太王妃年事已高,身体常常觉得疲累,经不起冲撞。”

话中的暗示让二太夫人预备好的动作一僵,暗自咬了咬牙,掩下了眼上的不虞神色。

嬷嬷见她停下了动作,这才又说:“太王妃已经派人去请王爷过来了,二太夫人请先坐着喝些茶,稍安勿躁。”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太王妃始终一脸疲倦的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的虚弱样子,让人也不敢再惊扰。

二太夫人无法,只能坐下等着。

一刻钟后,柏衍掀帘进来,二太夫人立刻雄赳赳气昂昂的做好准备。

柏衍乃是藩王之尊,一个柏家二房的太夫人,是受不起他的礼的。

他淡淡看了一眼便转开视线,对着上方的太王妃行了礼:“祖母,孙儿到了。”

颔首时,柏衍脖子上数条血痕半露,让太王妃的动作微顿。

“嗯,坐吧。”片刻后,太王妃才说了一句短促的话。

老人家的面色还是有些疲倦的样子,还算是平和的问了一句:“你将柏俊之事说给我听听。”

二太夫人闻言,几乎咬碎自己的一口银牙,说了半天原来这太王妃竟是根本没听进去。

柏衍坐在太王妃右下侧第一个位置,呷了一口新上的茶,不紧不慢的样子,像是根本看不见二太夫人的急迫。

“今日柏俊在府中,意图对云舟不敬,我便让他再也不准迈进王府。”

云舟,怪不得,太王妃一听就明白了。

柏衍的人,哪会允许柏俊冒犯。

况且柏俊出入秦楼楚馆的好色名声,金陵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犯到了衍儿手中,这样还算是轻的。

老太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似乎是觉得柏衍做得对的样子。

二太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立即便急切的辩解着:“王爷这话说的,我听说这位云舟姑娘,不过是个侍女。俊儿不过和她说了几句话,怎么称得上不敬。”

柏衍这才闲闲的抬头看着二太夫人,有些疑惑地反问:“谁说云舟是侍女?”

正想说当然是我的眼线告诉我的,幸而说出口之前,二太夫人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口没遮拦。

僵硬的一笑,才勉强找了个含含糊糊的理由:“我这也是偶尔听别人说了一嘴,原来竟不是,是老身想岔了。”

看柏衍没有深究的意思,二太夫人跟着松了一口气。

柏衍故作不解之态,开口问:“今日二太夫人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二太夫人看入了正题,忙道:“这不是,本来今日之事就是个误会,俊儿听说自己再也不能进王府看望长辈,伤心之下竟病倒了,老身这才来求王爷宽宏大量。”

“那二太夫人想怎么做?”

他的面色仍旧平静,甚至是很好商量的样子。

对面的二太夫人,细细瞥看柏衍的面色,心中一喜。

立刻便顺坡下驴的道:“王爷,为了不伤两府的感情,老身斗胆请王爷收回成命,让俊儿来王府中走一道,解了金陵城中的流言即可。”

本来俊儿的意思,还要让那位云舟去赔礼道歉的。

她自己也想着,若是形势大好,甚至要让云舟去给俊儿做妾才能解了这口气。

不过是个侍女,竟让俊儿遭了这样的大罪,定要让她好看。

只是没想到和自己收到的消息不同,云舟竟然不是侍女,看来自己的那些设想是不可能了。

形势所迫之下,二太夫人暂且只能提出一个最简单的要求,其他的便等以后打探清楚再说吧,只是想起这位云舟,仍旧让二太夫人恨得咬牙。

柏衍眼中懒散松懈,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答应下来。二夫人一瞬不瞬的看着柏衍的神色,几乎已经确定自己的达成了目的,心中渐渐地松快了不少。

“不行。”

没想到他开口之后,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而后便径直端起茶盏品茶,甚至没有给个拒绝的理由。

二太夫人再也忍不下去,心中不忿的火焰瞬间烧起。

她想着自己怎么也是长辈,有些不满的开口,想要问个究竟。

“王爷,这又是为何,老身不过是提出了如此小小的请求,王爷竟不肯答应。王爷的命令老身自然是不敢违抗,只是无论如何都要想着勿要让二房和王府离了心才是。”

又是以宗族关系要挟,这招在祖父那里好用,在柏衍这里却是没什么用处。

“为何?”

他几不可闻的轻笑了一声,让二太夫人心中顿时一个”咯噔“,蓦的生出了些不详的预感。

在她对面,年轻的王爷满是理所当然,一字一句的道:“云舟乃是我的人,也南王府中未来的王妃,柏俊对南王府的王妃不敬,这样的惩罚已经是便宜他了。”

他的话一经出口,让室内的人都是一震。

连太王妃都有些意外的抬头看着他,但她并没有立刻出言诘问。

自家人的话关起门来说就好,不需要急于一时。

二太夫人此时才是真真正正的震惊了,她惊慌的回忆着,自己收到的消息不是说云舟是侍女吗?怎么可能当得了王妃。

这一切与自己预料的怎会如此不同,那可是个在王府中隐藏多年的人,由她打听的消息竟有如此大的出入,这也太过于奇怪了些。

无论她怎么想,柏衍定下的事情都不是她可以置喙的。

甚至到了此时此刻,原先的要求她连提也不敢再提。

既然是王府未来的女主人,俊儿有所冒犯,王府怎么可能再让他踏进府中。

万一再冲撞了,那惩罚俊儿如何承受得起,怕是要赔去半条命。

算了,不进王府就不进王府吧,免得俊儿到时候又忍不住想出什么歪主意。

这个云舟,家里的俊儿根本就招惹不得。

二太夫人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立刻变了一副恭敬的脸色:“这可真是误会,的确是俊儿的错,王爷罚的是,老身这便回家好好的教训他,定要让他潜心改过才是。”

迫不及待的说完之后,便灰溜溜的告退回家了。

20、声讨云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