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周家母女

  颐安院中,周家二夫人和女儿周娴,正向太王妃见礼。

母女倆从头到尾,从脚底镶金丝的软底鞋,到金陵城中最时兴的绫罗裁制成的时髦衣裙,再到头上镶嵌着宝石的金钗,无一不贵重。

行李时周身晃动,看得太王妃眼睛有些疲累,突然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兴起。

“给太王妃请安。”

“免礼,蕙云,让你娘家嫂子和侄女快坐下吧。”

摆了摆手,太王妃叫着媳妇周氏的闺名,让她自行去安排,也好让自己的眼睛休息休息。

“是。二嫂,带着小娴做下喝茶吧。”

周氏态度平和,安排着让娘家来的母女倆坐下。

等客人坐下,周氏先关心了太王妃今日的起居,听身边的嬷嬷细细的禀着,并没有什么异常,她这才放下了心点头。

转而开始和周家二嫂方氏拉起了家常。

问了娘家的父亲和母亲,好在没什么大事,这样便很好。

周家二夫人方氏和周氏说着话,见她只问家中长辈,久久不换话题,心中有些兴致缺缺。

等周氏停下,呷了一口茶的空隙。

方氏突然叹道:“这一晃眼啊,孩子们都大了,娴儿今年竟已经16了。”

这倒是,周氏也认同的点点头,她看了一眼周娴顺势便想起,四妹留下的云萱还比周娴大一岁呢,今年该是17岁了。

同样是单亲的孩子,大哥的嫡子传儿也21岁了,都是大孩子,该好好考虑考虑亲事了。

周氏这样想着,便随口说了出来:“传儿都21岁了,该好好考虑亲事了。还有云萱,也到了相看的时候。”

话音未落,方氏脸上的笑意已经有些僵硬。

明明说的是自己的女儿周娴,小姑却只关心周传和温云萱,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偏心。

方氏觉得不大爽快,但又不能表现出来。转头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亭亭玉立的样子。

她欣慰的开口:“娴儿,你不是说有些闷吗,进来时还说王府中的景色甚是美妙,要不你去看看吧。”

将女儿支出去,长辈之间才好说话。

“是,女儿正想去看看。”

周娴很是乖顺样子,很快便转身同太王妃和姑母告退。

等室内没有小辈,方氏抚着自己的胸口,有些为难的开口道:“小姑,我这些日子正操心呢!”

见方氏都这样指了名要诉苦,周氏便顺势回应:“二嫂因何事操心,要我说啊,有些繁琐的事便交给管家去做吧,何须事事亲力亲为,太过劳累。”

一转眼就将自己说得操心事引向了家务事,仍旧是不接自己的茬,方氏的脸僵了又僵。

“还不是孩子大了,操心着他们的亲事嘛。沛儿是男子,17岁倒是不急。可娴儿是女儿家,16岁可不是该着急了嘛。”

方氏说话间,眼睛细细的打量着太王妃和小姑的神色。

太王妃眼皮微动,假装阖眼假寐,恍若未闻。

周氏倒是随意的笑了笑,道:“金陵城中才子众多,小娴素有才名,二嫂便慢慢看就是了。”

话说得这样明白,室内却还是没有人接话,方氏原本原本准备好的,用来顺水推舟的计划,便用不上了。

她转了话头,突然问周氏:“说起来,王爷今年便是弱冠了吧?”

眼见着自己这位二嫂,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周氏叹了口气,勉强的笑了笑:“是。”

方氏见势又说:“王爷眼看着也到了挑选王妃的年纪,小姑看好金陵城中哪家的姑娘了?”

抬头看了一眼上座的太王妃,老人家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见婆婆的意思是直截了当的拒了方氏的心思,周氏心中明了。

自然的笑着转头,不甚在意的对着方氏道:“稍稍看了看,倒是没看到合适的。”

方氏听闻周氏口中所言,几乎忍不住为自己巧言善诱的本事抚掌称赞。

按耐住自己的喜色,方氏办事玩笑半是认真的问周氏:“小姑也是看着我家娴儿长大的,觉得我家娴儿如何?”

周氏亲和的一笑,配合的赞道:“小娴素有才名,自然是好的。”其他的却不多说,假装没听懂方氏的意思。

对方没有眼色的样子,让方氏暗中咬了咬牙。

索性挑明了道:“小姑既觉得娴儿好,何不收了我家娴儿做媳妇。”

一句话让室内的气氛突然变了,周氏半晌未答话。

太王妃仍旧困顿,眼眸半张半合,也不知道时听到了还是没听到。

室内的沉默,让方氏紧张不已,伴随着时间点流逝,越来越不安。

半晌之后,周氏有些责备的对方氏道:“二嫂这说的是什么话,小娴乃是我的侄女,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

责备了一句,也不忘给一颗甜枣,周氏又劝解道:“看来二嫂这是真的着急了,没关系,金陵城中的才俊不少,若是有合适的,到时候我亲自去做媒又有何妨?”

周氏变脸之后,说出的话让方氏脸上的笑彻底的僵住了。

为了挽回局面,她便也道:“可不是,我真是忧心过度,这才昏了头。”

口中银牙在暗中几乎要被方氏给咬碎。

本以为就凭着娴儿在金陵城中的好名声,再加上老王妃娘家的这层关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听周氏的意思,竟然是对觉得自己的提议很荒谬,方氏暗自心惊,却也只能忍下不发。

长辈之间的一场机锋,就这样当做了一场玩笑,翻了过去。

方氏是肉眼可见的失望和不满,说到后头,几乎端不住自己手中的茶盏。

可无论她怎样反应,王府中的婆媳俩却是面色未变,似乎真是把方氏话当成了笑话一般。

——

颐安院外,一变银白色泽,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周娴接到母亲的暗示,顺势从老太妃的院子里请辞出来之后,便带着侍女熟门熟路的找去了墨徽院。

这条路虽然每年也就能走一次,但她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摸索着走过去。

墨徽院中,萧蔻和往常一样,安安静静的站在廊下,留恋着院中的雪景。

今年的金陵似乎是尤其的冷,入冬以来一场又一场的鹅毛大雪,和往年想必太过不同。

病后初愈的萧蔻,裹着毛茸茸的白色围脖,衬得整张小脸更加的柔软和细嫩。

青竹有些担心她又受凉,便斟酌着小声开口劝到:“姑娘,王爷说了,让您就在室内休息,勿要再着了寒。”

萧蔻配合着点了点头,却拖拉着道:“我再看一会儿,一会儿就进去。”

听她又这样说,青竹为难得很,在她的身旁絮叨个不停:“可是姑娘,您已经看了快有一个时辰了,外面这样冷,寒气容易入体…….”

耳边的絮叨不停,想再静下来看景有些困难,萧蔻再是留恋不舍,也只能转身回房中去。

见她听进去了,侍女有些高兴,跟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萧蔻从不讨厌青竹的活跃,抿嘴轻笑着听她讲话:。“王爷担心您无聊,给您准备了好多游记呢,要不然您看看吧。”

提到柏衍,萧蔻不自觉的脑中浮上那个气宇轩昂的身影,察觉到之后又有些不自然的摇了摇头,将人从脑海中赶出去。

自从正月初一生了一场病,整整睡了一天半之后才醒来,柏衍便将她管得死死的。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将她当成了一个瓷娃娃一般,这也不许那也不许。

想到这里,萧蔻心里有些暖洋洋的气息流入其中,让她不自觉地勾起自己的唇角。

但等她开口时,又有些傲娇的意思,故意的撅了噘嘴道:“行吧~”

室内的主仆两人随意的闲聊着,院门重重,外面的景象并没有打扰到她们。

——

老王妃周氏的娘家侄女周娴,穿着一身轻盈的华服。

如此寒冷的天气,从颐安院温暖的室内出来,竟也没有披一件斗篷。

样式精美的朱钗垂在耳侧,偶尔叮当轻响,这是金陵城中此时最时兴的首饰,母亲花了大价钱才为她买到的独一份。

顺着王府中的月雁湖畔,周娴一路从颐安院过来,一刻不停地快步走了许久之后,才终于看到了墨徽院的院门。

和往常一样,她带着碰一碰运气的想法,再度找了过来。

柏衍的规矩很严,他的院中不准人随意出入,她还从来没有进去过。

低头检查了自己的衣裳,仔细整理得一丝不苟,一个衣角也没有放过。

再让侍女将自己头上的朱钗扶正,嘴角弯起恰到好处的弧度,

周娴用自己最美一侧脸颊对着墨徽院的门口,微微垂头漏出自己修长的细颈,看起来颇为娴静的站在了银杉树下。

她的姿态完美得没有一处错漏,像是专程为了此刻排练过的那样,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过去,都难以找出不妥。

在银杉树下找好了自己的位置之后,周娴本着展现自己有礼的想法,遣侍女前去院门处通报。

而她自己,有如一尊美人像一般,静静地垂头站着,期待着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出现在院门口,看到她最美的样子。

22、周家母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