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脂粉香气

  周家三女,也就是现在的老王妃周氏,和亲生母亲周太夫人并不亲近。

将将出生,便有道士路过批了她的命格,说周氏的八字刻二兄,也就是现在的周二老爷。

由此而起,周太夫人便不喜三女命硬,将她舍弃至别府,除了满足一日三餐,大有不闻不问之势。

只有周老太爷心疼女儿,常常带着大儿子往来照看,和周氏培养了深厚的感情。

只是周家人包括周太夫人,都是万万没有想到,最不受疼爱的周家三女,在及笄之后竟被南王府看重,一跃成了南王府的王妃。

周家长辈这时才想着修补关系,但周氏已经是明辨是非的年纪,丝毫不为周家的讨好利诱所动。

只是看在周老太爷的面上,才愿意对周家提拔一二。

这么多年,周氏与其身后的南王府,始终与周府中其他的人保持着距离,只对大房所出的周传和四妹留下的温云萱青眼有加。

方氏心中火烧火燎,若是今日就这样无功而返,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提。

可着急归着急,南王府不是她能放肆的地方。

她心中渐渐有不好的预感,担心自己的打算,其实根本没有入了王府中人的眼。

但想了想她又觉得应该不是,金陵城中哪里还能找出比她的娴儿更好的女子

虽然今日只能暂且做罢,却并不代表她会放弃。

也许是周氏嫁入南王府的先例,让周家人享了好处也多了几分自信。

毕竟南王妃的荣耀,谁不眼馋,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放弃。

再度磨了一个时辰之后,座上的婆媳俩仍旧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漏洞。

看着时辰不早了,周娴也没有回来,再强留下去便是对主人家失礼。

方氏只能起身告辞离开,去外面看能不能碰到女儿。

——

客人终于离开,老太妃原本半开半阖的的眼眸,缓缓地睁了开来,眼中清明哪有什么瞌睡的意思。

有些苍老的声线,淡淡的道:“方氏胃口倒是不小。”

虽然是周氏的娘家二嫂,但她与周家的渊源,以及这背后的隐情,在南王府并不是秘密。

“婆婆放心,媳妇从不信亲上加亲这样的道理。”

周氏从记事起便明白一个道理,自己的母亲也能在亲身骨肉中做出选择,只是亲上加亲,又有什么作用?

真的能稳固得了什么吗?

太王妃与周氏相处多年,最是喜欢她的爽利洒脱。

不忍她想起伤心事,便安慰道:“蕙云,我并非不相信你,只是方氏图谋不小,蝇营狗苟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喜罢了。”

周氏坦然笑了:“媳妇明白的,周家二嫂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一计不成定还有下策。”

太王妃倒是有些兴致盎然的摆了摆手,叹道:“心眼多一些不是坏事,可错就错在用来图谋别人的东西,下次我可懒得再见。”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周氏知道婆母这是又犯懒了,人年纪越大倒是越来越有小孩子脾气。

“只是母亲,方氏今日这一说,倒是让我想起大哥的儿子周传,和四妹的女儿云萱都长大了。都是可怜的孩子,早早地便没了依靠,在周府中不被方氏苛责便已经是万幸,哪敢让她为侄子侄女打算。”

听到周氏口中两个名字,老太妃回忆了片刻,跟着点了点头道:“这两个孩子,我倒是见过,的确是不错。你既是姑母又是姨母,便多多照顾些,无碍的。”

“多谢母亲。”

——

颐安院中已经断了周娴做王妃的美梦,当事人却并不知道。

方氏从院中出来,正好遇到了返回的周娴,在女儿的眼色暗示下,她没有声张便带着女儿回了家中。

回到周府之中,周娴瞬间便褪去了一瘸一拐的模样。

快步急切的跟着方氏到了院中,便迫不及待的追问着结果。

方氏看着女儿期待的样子,有些担心她因此难过,便斟酌着语句道:“娴儿,今日你姨母没聊到这一茬,你先别着急。”

“可是母亲,这次去了王府,下次也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

想着墨徽院中存在的那个女子,周娴更是不甘心,但又不愿意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让人看了笑话。

见周娴果然失落得很,方氏赶忙劝到:“要不然这样,我这就去找你祖母,让她上门去探探口风,定能再进王府的。”

周太夫人再不济也是周老王妃的亲身母亲,若是由她出马,周氏怎么说也要给点面子。

方氏这样一说,周娴想了想也深觉有理,便又高兴了起来,娇俏的对着方氏道:“多谢母亲。”

——

晚膳前,柏衍果然回到了院中。

他第一时间便找来了厢房,正好见到萧蔻正坐在软榻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中书页,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

几个大步进来之后,他自然的开口问:“在做什么?”

萧蔻闷了一下午,正有些郁闷,忍着没有回头去看。

口中只是懒懒的回应:“看些书,打发时间。”

在她慵懒的沉默中,柏衍出其不意的问:“今日是不是又站在门口贪看雪景了。”

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她心虚的摇头否认:“没有啊。”

软塌上的女子习惯性摸鼻子的动作,正在告诉柏衍,她说了谎。

眯了眯眼,他神色幽深的盯着她看,一直看得萧蔻自己心虚不已。

自暴自弃的软声抱怨:“我只是太无聊了。”

他走过来探了探她的手,手心的纤细十指是温热的,觉得满意之下又捏了捏,并没有再松过手。

萧蔻仍旧对这样的亲密,觉得很不习惯,片刻之后脸颊就变得有些粉红。

柏衍顺势挨着她坐下,靠得很近,身上的沉香味道传进了萧蔻的鼻息之间。

她呼吸了几口之后,突然就蹙了秀美的眉头,从软塌上起了身,背着他走开了几步,才又转过来。

看她满是不悦的皱着眉,红唇也随之微微的撅起。

柏衍一时也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到了她。

统领一方的南王,在这样的时候,也只能不耻下问:“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

萧蔻站在柏衍的几步之外,才想着柏衍又不算是她的什么人,觉得自己反应是有些过度。

这样想着,便故作坦然,勉强的笑了笑。

随意的道:“王爷,我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但您若是要按照约定来亲近我的时候,还是请将身上的女儿香先洗干净了再来吧。”

听她这样一讲,柏衍的动作瞬间一僵。

开头有些生气她话中的不在乎,什么叫做按照约定亲近她,难道自己的心意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难道萧蔻的心是石头做的不成!

片刻之后,他突然又反应过来,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定是自己身上带了什么其他的味道。

在萧蔻看似不在意的注视中,柏衍抬起了自己衣袖,仔细的嗅闻过之后,果然发现了些脂粉的香气。

萧蔻几乎从不描妆,这样的味道定然不是她身上的。

稍作回忆,他就确定了来源。

应该是今日在外院书房时,周家小姐身上的脂粉味道太过于的浓厚,他站在几步之外竟然也沾染了些。

有些烦躁周家二房一如既往地多事,对这家人的耐心几乎就要告罄。

但他只能先放下对罪魁祸首的怒气,因为眼前还有真正重要的人等着他去哄。

柏衍从软塌上起身,一派正经的对萧蔻说:“今日在前院时,周家的小姐闯了进来,打断了我处理公务。”

见萧蔻在听,他一边朝着她走过去,一边接着说:“我挂念着要早些回来与你同用晚膳,便没有理她,让安书将她打发走了。”

终于到了近前,她也没有转身躲开。

“脂粉香气太过浓烈,整个前院都是难闻的味道。”

他语中难掩自己的嫌弃,过度的形容,让萧蔻跟着想象了片刻,嘴角便忍不住跟着勾起了弧度。

见她情绪终于好转,他又顺势夸了一句:“脂粉味道果然难闻,还是天生丽质的好,像你多好看。”

“噗~”他的故意夸赞,终于让她笑了出来,但仍旧有些傲气,偏开了自己的脸,不让他看见。

十指修长的大掌将女子的脸颊转了过来,面对着面呼吸近在咫尺。

柏衍清朗的声音,像是混进了砂砾一般,带着低沉的磁性,笃定的道:“你吃醋了。”

他的眼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喜色。

萧蔻的脸颊被他捧在掌中,呼吸本就变得小心翼翼。

此刻被他这么一说,立刻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声音不大却又异常坚决的出声否认:“我才没有。”

她的眼睛里好像有一汪清泉,水汪汪的瞳孔,湿漉漉的眼眶,都让她看起来无比的清甜可口。

“你有。”他再度笃定的说,而后紧盯着面前人的反应。

眼前的红唇又要开启,嘴型分明是“没有”。

他没有犹豫的低下头以唇相抵,让她忙于应付强势的唇舌,再说不出否认的话。

深长的一吻过后,萧蔻已经脱了力,只能以手抵在自己的胸前,将额头和上半身倚靠在他的身前。

25、脂粉香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