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窥得真容

  酉时刚至,太阳渐渐落下的同时,往墨徽院洒满了余辉,气氛安静祥和。

朝院中开着窗户的小厨房内,萧蔻早已经将盆中的面团和好,面团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酵之后,终于开始一边擀着皮一边包起了饺子。

她肯花心思去学,揉面擀皮都做得不错,吴嫂满意得直点头,夸着“云姑娘”聪明有天赋,萧蔻只是抿唇不好意思的笑笑。

纤细素手握着木勺,伸手挖了一团肉馅儿,而后细致的放在圆圆的面皮中间。

萧蔻青竹所说所做的,一点点将饺皮的边缘给捏上,手中的饺子便定了型。

可是无论她从左看还是从右看,始终觉得手中的饺子长得很奇怪。怎么会这么胖鼓鼓的,跟自己吃过的也不一样。

蹙了蹙眉后,再看旁边的青竹,三下五除二之间又捏好一个饺子,大小适中,修长有形,褶皱均匀,真是好看。这才是她见过的饺子。

有些不满意的撅了噘红唇,萧蔻暂且放下手中的失败品,鼓起勇气重新拿起一块新的面皮。

这一次她吸取了初次的教训,特意少放了一些肉馅儿之后,捏出来的饺子果然变得好看了很多。

付出努力之后,也收获到成果。

这样的喜悦感,让萧蔻有些肆意的绽放了自己的笑颜。

她的鼻尖在和面时,沾上了些白色的面粉,厨下的人都十分繁忙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更没有人提醒她将面粉擦去。

早晨梳好的发髻,到了这个时候发丝已经有些松散,在济南的渡口添置的步摇,歪歪斜斜的插在她的发间要掉不掉的。

衣裙上宽宽的袖子,被挽到了小臂之上,漏出了洁白的皓腕,也已经沾满了白色的粉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的样子。

她自顾自的,沉浸在进步的喜悦当中,无暇关注其他。

柏衍静静地站在窗外,无声的注视着她的神态变化,眼眸之中的幽深之色,仿佛要将眼中的人吸入到深渊之中。

他站的地方是个死角,能轻松将室内的全貌看清,但室内的人若不走到窗边,就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从萧蔻开始包第一个饺子的时候,柏衍就在窗外观察着。

她的一颦一笑,一个皱眉一个噘嘴,都全数进了他的眼睛。

只是一个饺子而已,竟让她笑得这么开心。

一直笑得嘴角和眼角都弯弯的,她的眸中好像是装了一汪月亮,光辉姣姣之下藏着夺人心魄的余韵。

室内的女子无知无觉的,坦然自在的绽放着笑靥,心中觉得满足又充实。

有幸重生之后,萧蔻对柴米油盐的期待,便一日高过一日。

中途虽然经历过失望和沮丧,但在她的心底深处,始终没能真正的放下过。

此刻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迈出了第一步,甚至结果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很多,又怎么会不欣喜若狂呢?

窗外的柏衍仍旧是眸色幽深,静静地注视着萧蔻。

和他共处时,她不是一副逆来顺受的乖顺样子,就是无言的沉默反抗,每一种都让他觉得有些无趣,甚至乏善可陈。

今日一时兴起,他站在暗处打量她,才发现她心情好的时候,会是这样全新的模样。

比起她之前的所有表情,都更加的鲜活生动。

胸腔里的异常的震动,宣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在此之前,萧蔻在柏衍眼中,是钱货两讫的交易对象,他照管她是因为长公主的身份。

然而此刻,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想法,也许从第一次的心软开始,有些事情便走向了他无法控制的局面。

——

窗内的小厨房中,萧蔻仍旧在专心的捏着手中的饺子。

每一个都比之前的更好看几分,和青竹捏出来的饺子也越来越相似。

再次伸手时,案板上已经没有了剩余的面皮,盆中的馅料也已经见底。

暗自叹了一口气,心里一边觉得青竹的动作真快,一边有些意犹未尽的的收回了手。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厨房中点起了蜡烛,窗外偶尔有风吹动烛火,室内的光线忽明忽暗。

厨房中已经没有需要帮忙的事情,吴嫂看萧蔻沾了一身的面粉,便催她回去休息片刻,也好洗洗干净准备用晚膳了。

顺着吴嫂的眼神,萧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狼藉,差点没忍住吐了舌。

的确是需要打理,便点头谢过了吴嫂,领着青竹转身出了小厨房。

走到室外时,院中很安静,并没有人走动。

心情愉悦之下,脚步也是轻快的。

进自己的房间之前,她无意中瞥看到,主屋之中已经早早地点上了烛火,室内有男子的身影在走动着。

回到房中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裳,再用温水仔细的洗干净了自己的面容和手臂。

终于安稳的做了下来,萧蔻的身体渐渐地从四肢涌上了疲累,但她仍旧对今日的晚膳不减期待。

不知道她包好的那些“丑饺子”,吴嫂会不会一同放下锅中去煮。

想象着自己亲自包好的饺子煮熟之后的形态,她的心情一直保持着愉悦,唇角弯起之后一刻也没有落下过。

酉时过半,天色开始黑沉了下来,院中也都点上了灯。

该是用晚膳的时候,青竹快步从室外走进来,有些高兴的道:“姑娘,晚膳已经送到主屋了,王爷请您一同过去用膳。”

萧蔻原本弯弯的嘴角突然垮了下来,她心里对于饺子的期待,也倏地散去了大半。

一句话后,对面人的反应让青竹有些疑惑,见势也跟着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小心翼翼的并不敢再吱声。

萧蔻叹了一口气后,无奈的站起身来,对着察言观色的青竹勉强的笑了一下,轻声说:“没事,走吧。”

见她率先抬步去了主屋,已经没有了异样。

身后的侍女,才渐渐放下了原本高高悬起的心。

——

主屋的膳桌上,晚膳已经摆好了。

萧蔻进去的时候,柏衍坐在桌前还没有动筷,似乎是在等着她。

再次面对着面,四目相接的时候,想起昨天夜里的不愉快,她仍旧觉得有些尴尬。

目不斜视的走近,在摆着碗筷的位子上坐下。

见她的神态不是十分的自然,柏衍心中明白,是昨天的误会太大了些,后劲未除。

“用膳吧。”

他尽量温和的说完之后,便执起筷箸夹菜,示意桌上的人可以开餐了。

话落之后,萧蔻也沉默着执箸夹菜。

抬眼时,众多菜品之间,那盘尤为显眼,形状各异的饺子,让她瞬间没忍住红了脸颊。

更让她维持平静的是,柏衍的筷箸中间,正牢牢的夹着一个胖得几乎要炸开来的饺子,脸上竟然没有一丝异样。

这样的场景,让她手中的筷子顿在半空,突然变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一派自然的,将胖乎乎的饺子夹到自己的碟子里。

转过头装作并不了解情况,疑惑的出声问她:“怎么了?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萧蔻喉间的话转了又转,半天后才有些不自然的僵硬一笑。

再度出声时,便带着劝导的意味:“没什么,王爷您还是吃这盘饺子吧,这盘包得更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将自己面前的瓷盘,和柏衍的对调。

没想到却被他伸手给拦住了,她错愕之间,听到他声线平静的说:“无碍,我喜欢吃这样的饺子。”

萧蔻带着第一反应的怀疑,悄悄的打量着他面上的神色,竟是全然没有一丝作伪的样子。这太让她难以置信了。

她突然有些奇怪的想,难道柏衍知道这是她包的饺子了?

但转瞬间,她又否认了这个猜想。

不对啊,他又没去过厨房,肯定是不知道的。

况且,依照他对她不耐烦的程度来看,若是他知道这是她包的丑饺子,恐怕会立马扔出去才对,又怎会愿意下口。

那这样说来,柏衍是真的喜欢吃丑饺子?他的嗜好竟然这样奇怪吗。

思索之后得出的结果,让她皱了皱自己浓淡相宜的眉。心里十分的不爽快,便借故嫌弃着他的怪癖,以此让自己稍稍发泄对他的情绪。

柏衍既然说了自己喜欢丑饺子,那便让给他吃吧。

她心中下了决定之后,顺势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收回了自己的手,再次拿起自己的筷子。

再次投入到膳食中,萧蔻一边吃着盘中完美的水饺,一边不着痕迹的偷偷瞥看着柏衍的动作。

亲眼看着整整一盘形状各异的饺子,被他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最后甚至还表示出了意犹未尽的神色。

眼眸滴溜溜的转动着,她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脸颊鼓鼓的一边小口小口的咀嚼着口中食物,一边抿了抿唇难掩对柏衍的嫌弃:什么奇怪的嗜好!

萧蔻心中的小九九一刻不停地翻滚,柏衍目不斜视,以免自己惊扰了她。

女子的胃口比男子更小,她早早的就吃饱了,留出时间时不时的瞥看着柏衍的进度。

等他放下筷箸的时候,一顿晚膳便宣告结束了。

她告辞离开的时候,柏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淡声吩咐:“明天到院中书房伺候。”

这是有事情要吩咐给自己去做啦?

萧蔻有些好奇的猜想着,转身缓步离开了主屋。

转身之后的景象她无从得见,自然也没能看到,停留在她身后的柏衍,早已褪去了眼中的漫不经心,正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背影。

眼眸中饱含的,分明是得逞之后的笑意。

13、窥得真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