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看透重生

  马车甫一停下,柏衍便有些急不可耐的,率先下了车。

留下萧蔻一个人在身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踝,虽然还是有些不自然的样子,但慢慢的走动倒是没什么问题,这才动作稍显慢吞吞的挪动着下了马车。

下车之后的景象,与萧蔻所预料的却是不太一样。

眼前所见竟然是寺庙的大门,上方的牌匾所刻“天禅寺”三个大字,告知着来人它的身份。

萧蔻无声的盯着寺庙的牌匾看了许久之后,才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有些回忆猝不及防的出现在脑海里,几乎让她不敢踏进眼前的佛门重地。

上一世死前,倒在祁连山下时,心中的怨愤和质问,是她对佛祖不敬的证明。

这一世离奇的重生,她一直把自己当做灵异之人,庄严肃穆的佛门,让萧蔻心中生出了忌惮。

但哪怕再不愿,此时此刻所处的境地,并没能留给她更多的选择。

在一日之内,萧蔻已经屡次惹怒柏衍,让他从平淡的态度转变到了毫不掩饰的不耐。她根本不敢再说出不顺耳的杂音,违背柏衍的意思。

先下车的柏衍已经打头走在前面,好在步态还算平缓并不急切,萧蔻在青竹的搀扶下,硬着头皮跟在他的身后,小步慢慢的上着台阶。

一边往上走,眼前的景像也渐渐地产生了变化。从外围看,天禅寺依山而建,占地甚为广阔。寺中有塔顶冒出,冲天而立。

寺庙在山间的密林掩映之下,清幽宁静,又有湖泊围绕,自成湖山一色,钟灵毓秀。

来往可见求神拜佛的香客,放轻脚步行走在寺庙各处,寺中的香火络绎不绝。

柏衍一行人进了佛寺之后,并没有去大殿,而是径直去了后院一座更为僻静,户门紧闭的青砖院落。

安书上前敲开院门,和前来开门的小师傅说了几句话之后,小师傅很快便开门放行。

柏衍只带着萧蔻进了院中,其余人则留在院外。

原先应门的小师傅引路在前,一路带着他们经过了放着佛像的大堂,最后在其侧后方的禅室坐了下来。

只剩下两人的禅室之中,萧蔻的心怦怦直跳。这样的状态,从路过大堂的佛像时便开始了,直到坐下来许久仍未有停下的意思。

柏衍略微瞥了一眼,看清了她似乎有些紧张的面容,和眨个不停的纤长眼睫。

有些不明白她的紧张从何而来,但只当恍若未觉,并没有做声。今日一桩接一桩的事,实在是太过邪乎,他暂时不想理会她。

安静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有人经过佛堂内的小门进入了禅室。

帘幕掀开,便有人率先致意:“贫僧来迟,劳王爷久等。”来人正是天禅寺的得道高僧,济源。

萧蔻顺着有些苍老的人声,抬眼看了过去。

光洁的头顶,苍老的面容,眉间和下颌的白须低垂。济源平和的看着对面的一男一女,单手立掌,眼眸透着大智若愚的沉静与智慧。

随着柏衍从位子上站起,萧蔻看着他上前几步,熟稔的迎了过去。

柏衍姿态有礼,径直的道明了来意:“济源师傅,许久未见。”

和气的微笑着,济源一边算到:“大约有3年了吧。”

柏衍点头称是:“祖母一心记挂寺中香火,可惜她老人家年事已高,出远门甚是不便,本王今日便代为拜会。”

济源一边道一声“阿弥陀佛”,一边谢过了柏衍:“施主有心,济源带寺中众僧谢过施主。”

柏衍摆了摆手,只道不必言谢。

客套的招呼之后,三人再次到茶座上坐了下来,济源和柏衍大多聊的是王府中人,萧蔻插不上话,便顺势在一旁沉默着并未做声。心中的狂跳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对面两人的谈话几乎进入尾声的时候,萧蔻在一旁听出了结束之意,心中松了一口气,想着终于可以离开这里。

没想到,和柏衍说完了话的济源,却突然转头看向了萧蔻。

带着慈和的微笑道:“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乃是我佛难得的有缘人,济源今日有幸得以一见,实属有幸。”

萧蔻闻声心中又是一阵狂跳,握着茶盏的手随之一僵。

对面两人都在看她,济源慈和平静,柏衍诧异打量。

强忍住心中的变数,不让异常浮于面上,萧蔻微笑着回答济源:“大师过誉了,只是小女子并非信徒,便不敢劳烦佛祖费心。”

济源却微微摇头,意味深长的道:“心中有信条者,便是有缘之人。我佛从不记恨,施主无须挂怀。只是今日贫僧有几句话想要留给施主,若来日施主心入迷途,还请施主多思多想。”

我佛从不记恨,施主无须挂怀。

明白其中深意的萧蔻,脸上的笑慢慢的淡了下去,顶着柏衍探看的目光,她没有表现出大惊失色的神态。

点头应下:“大师请讲。”

“轮回本是机缘巧合,此生有幸怨愤已了,还请从此放下执念,不忘初衷积德行善。”

济源的话,印证了一切不是巧合,也让萧蔻瞬间便白了脸色。

她惊诧之间,紧紧盯着济源的双眸,那双苍老的眼眸中只有平静和祥和,一丝波澜也无。对面的老和尚,竟然看出了她是重生之人,却一点也不惊讶。

对面的得道高僧给她留话,是为了提醒她放下执念,其中并没有恶意。

佛祖不怪罪,她便安心了。

再说放下执念这件事情,萧蔻并不心虚,从下定决心离开燕京城时,便是将一切都放下了。此后是福是祸,全由自己一力承担,绝不会出手祸害他人。

她明白了这件事后,瞬间有如醍醐灌顶。收起了自己的防备,萧蔻眼中带着澄澈回视济源,双手合十道:“大师所言,信女谨记,从不敢忘。”

从“小女子”到“信女”的改变,便是她对济源的保证,也是对佛祖的保证。佛祖知是非,她心愿臣服。

济源满意点头道:“既然施主今日愿意相信贫僧所言,来日若有难渡的劫,施主可再来寻贫僧,贫僧定会尽力相助。”

话毕之后,济源便起身告辞离去。

留下柏衍和萧蔻,萧蔻细细记下济源的话,柏衍从头到尾将萧蔻的异常看进了眼中。两个人各有心事,场面再度凝滞了下来。

柏衍盯着低头思忖的萧蔻打量,眸中的神色幽深难辨。

今日还没过完,不知道她还有多少意料之外的插曲。

——

济源离开时,数着庙中钟声敲响的次数,已经是酉时末。

等萧蔻和柏衍走出禅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今夜在寺内暂作休息后,明日便会到金陵了,水路奔波二十余日之后,终于在陆地上休息,今夜能安稳的睡一觉了。

不需寺中僧人领路,柏衍便熟门熟路的带着萧蔻进了一座清雅的院子,看样子像是来过这里。

仆从另有休息之处,只有安书和青竹,跟着主子进了院子。

院中的两个厢房隔着院子,门对门的遥望。

柏衍率先进了右侧的房间,剩下的一间自然便是留给萧蔻的,她自觉地带着青竹回了房,随意用了些院中素食,没过多久就歇下了。

也许是今日济源的话,让萧蔻放下了自己的戒备,心中了悟之后竟觉得坦然了不少。加之连日来在船上歇息,终究不如陆地上平稳,这一夜她睡得前所未有的舒爽。

这厢的萧蔻睡得香甜,对面的柏衍盯着头上的床帐却是难有睡意。

只要他一闭上眼睛,今天经历的那些意外,就会一样接着一样的回到脑海中来。

刚刚将白嫩的莲足驱赶出去,纤细的十指便好像又回到了颈边,然后是印在颊边软糯的唇瓣。

意识到自己开始回忆,萦绕在鼻息之间的馥郁香味的之后,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略显烦躁的起身离开了床榻,点亮了室内的烛火。

反正也被扰得睡不着,索性便起来处理些公务,也好熬过今夜。

殊不知对面的罪魁祸首萧蔻,正无知无觉的沉浸在睡梦之中,也不知道她是做了什么样的美梦,竟然嘴角微弯绽放了一丝甜甜的笑意。

——

一夜无风也无雨,安稳的过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辰时刚至时,萧蔻睁开双眸醒了过来,眨眼想了想昨晚的梦,却想不起来了,只依稀记得是个美梦。

这一晚睡得前所未有的清爽,是她再世为人之后睡得最好的一觉。

心情不错的穿好鞋下榻时,青竹正用铜盆端了些温水进来。

看她面色松缓,气色不错的样子,青竹便道:“寺中安静,果然适合安睡,姑娘今日看着气色可真好。”

萧蔻点了点头,认同道:“却有此感。”脑中清明,胸腔舒坦,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

一番收拾之后,到了辰时过半,要再次赶路了。

萧蔻从房中出来,和柏衍撞了个面对面,他脸上的隐隐的低沉之色,让她立刻有眼色的收起了唇边的笑意。

9、看透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