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酸软麻痛

  回到房中,堆积了一天的疲劳迅速的涌了上来。

一番洗漱过后,萧蔻一边回忆着今日的经历,一边带着些欣慰睡了过去。

头回进得厨房之后收获颇丰,这样的意外之喜让萧蔻兴奋之余,也开始觉得原来做饭也没有那么难。

她甚至有些兴致勃勃的打算着,明天若是能得闲,定要再接再厉才行。

——

翌日清早,墨徽院中洒扫的仆从,小心控制着手中的声响,天还未亮便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而后无声的退了下去。

辰时过半的时候,右侧的厢房内终于有了动静。

内室中的雕花大床上,萧蔻迷迷糊糊的,勉强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她的脸上的倦色是那样的明显,也不知到底是睡过了还是没睡。

太阳穴有些鼓胀,萧蔻打算抬手按压缓解,只是她才稍稍挪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啊~”一声痛呼就从紧闭的唇边溢了出来。

这个时候她才彻底的意识到,自己的两只手臂疲软得没有一丝力气。

哪怕只是最细微的挪动,两只手腕上的酸痛便会瞬间涌上来,让萧蔻跟着咬紧了自己的牙。

短暂的回忆了近前的活动后,她很快就找到了原因。

事到临头,也只能苦笑自己昨天高兴得太早了些。

兴致勃勃的去了一回厨房,得了些进益就开始沾沾自喜,没想到伴随而来的后遗症,才是折磨人的重头戏。

虽然身体是明显的不适,但她脑中仍旧惦记着昨日柏衍的吩咐。

想着不论如何也不能缺席,萧蔻咬紧了牙根,强撑着从床榻爬起来。

匆匆的洗漱过后用过早膳,她便到了第二道院门内的书房门口等着。

只等了片刻,柏衍便出现了。

缓步经过萧蔻身侧的时候,柏衍抽空转头看了她一眼,女子的面色是毫不掩饰的疲惫。

他微微蹙了蹙眉之后,抬步率先进了室内。

跟在他的身后进了书房站定之后,萧蔻听到他问:“将书架上的书本,分类整理一下,会吗?”

很快便又女子的声音作答:“会。”

萧蔻想着自己在宫中也常看书,整理书籍而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吩咐过后,柏衍自顾自的在书案后坐了下来,处理着公务并未再说话。

萧蔻见状,自觉的转至他身后的书架,先仰头观察着眼前众多的书册。

古籍、策论、兵法、礼法、游记,此类自有派别并不复杂,只是公文和信件有些繁多,恐怕需要费些功夫。

一边想着,一边就要动手去整理。

眼睛专注的看着书架,脑中也在不停地思考,让她这一瞬间忘了自己手腕处的不适。

蓦然抬手时,随之袭来的酸痛感,让萧蔻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往累积的经验,让柏衍虽然处理着手中的公务,也没忘分出两分注意力,用来放在萧蔻的身上。

耳边听到了女子的声响,他第一时间便转过头来查看,正好看到她的脸皱成了一团。

“怎么了?”

手腕的一阵酸痛终于缓过去,萧蔻竭力恢复了自己的面色。

只摇了摇头,掩饰道:“没事,一时没注意撞到了,王爷接着忙吧。”

虽然柏衍看着还是有些疑惑的样子,但好在他并没有追问,转过身继续专注在公务上。

在他转过身后,萧蔻不自觉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兴冲冲揉面团包饺子结果反倒伤了手腕,这件事情说起来太难为情了,她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强忍着手臂的不适,再度回身整理着书架上的书册,从简到繁,一一排列,很快书架上就显出了些成效。

与身量齐平的书本已经做完了归类。

抬头朝上看,萧蔻微微踮起脚,想从上层把古籍拿下来时,却怎么伸手都够不着。

正在她为难苦恼的时候,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修长的臂,将古籍轻轻松松的取了下来。

鼻尖熟悉的沉香味,让萧蔻没有觉得意外。

她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柏衍的依旧是神色平淡,仿佛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一点也不需要在意。

“多谢王爷。”轻声道了谢,萧蔻伸手打算接过他手中的古籍。

见她伸手过来,柏衍顺势收力,将分量不轻的册子放在她的手掌心。

“啪嗒”一声,是厚重的书册从萧蔻无力的手中掉落在了地上,留下的清脆声响。

罪魁祸首心虚不已,第一时间抬起头去观察柏衍的反应,见他眯了眯眼,传达的大约是危险的信号。

感觉到了自己难逃责备,萧蔻迅速蹲下了身。

只想着以最快的速度捡起地上的古籍,将它放回书架上,稍稍挽回一些场面也好。

也许是她在急切之下,用力过猛失了分寸,加之手中的书册实在是太重了。

手腕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她根本忍不住的溢出了痛呼。

顷刻间,小脸已经再度皱成了一团,人也蹲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

到了此刻,柏衍终于确定了萧蔻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异样之处。

他俯身抓住她的手腕想让她起身,却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让萧蔻觉得更加痛苦。

她甚至直接惊呼出了声,满是抱怨的对他喊道:“好痛好痛,你快放开,放开!”

本是一片好意,换来的却是惊斥。

带着意外,他很快松开了握在她腕间的手。

也许换别旁人,这个时候是该生气的。

柏衍保持着低头的动作,看着萧蔻不动。

她正一脸难过的蹲在地上,甚至还保持着双手平放在空中的动作,一动也不敢动。

这幅样子实在是有些滑稽。

柏衍嘴角的弧度,随着眼前这张小脸不停的扭曲,渐渐地失去了控制。

蹲在地上的人被手上的痛意折磨得欲哭无泪,站着的人偏头藏起自己的失控的笑。

就这样过了很久,也没见萧蔻有好转。

柏衍抚了抚额角,没有尝试再碰萧蔻的两只手,几步绕到她的身后,抬手捞了一把纤细的腰肢,终于让她站起了身来。

起身之后,萧蔻大约也意识到了自己动作怪异,咬着牙缓缓地放下了手臂,僵硬垂在自己的身侧。

“坐下。”

柏衍指了指距离她五步之外,窗边茶座旁的椅子,淡声示意她去坐下。

此情此景,实在是不好反抗。

她只好听话的走过去。

等她终于缓慢的坐好,跟在她身后过来的人,才又紧接着出声问:“怎么回事?”

真实的原因实在是难以启齿,萧蔻本想着干脆就找个借口挡一挡。

可是这个时候,脑子偏偏像是被面糊给糊住了似的,怎么也编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

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萧蔻抽空想着:要笑就笑吧,别以为我没看见他刚才已经笑过了。

本着这样消极的想法,她如实交代了缘由:“昨日向厨房的吴嫂学着包饺子,揉面太用力了。”

柏衍看僵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的萧蔻,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样子。

用委委屈屈的言语,说出了让他觉得啼笑皆非的理由,他的嘴角几乎又要失去控制。

好在南王的自控能力,一向算是比较好的那一类。

堪堪的忍住,没让自己失态。

缓了片刻,他假作不知的问:“包饺子?”

萧蔻还没回答,柏衍似乎是突然相通了什么,有些恍然大悟的回忆到:“原来昨日晚膳时,我用的那盘饺子,是你包的。”

难堪的闭紧了嘴,她假装没有听懂。

在这之后,他又不紧不慢的加了一句:“味道倒是不错。”

柏衍本意是想夸一夸她,可惜却没能按照自己所想的,达到满意的效果。

萧蔻觉得,他的话虽然没有作假的意思,却没能让她感觉到被夸赞的喜悦。

她甚至总是怀疑柏衍是不是在说反话,是不是在嘲笑她。

柏衍细细观察着萧蔻的面色,根本没有好转,隐隐的有些头疼。

女孩子真难哄,这是此刻南王最真实的心声。

见她好像坐立不安的样子,有些可怜。

他又开始反思,大约是自己伸手拉她的时候,用劲儿太大了些。

“先坐着,我去找些药。”

留下了一句交代,柏衍随即转身出了书房。

萧蔻愣愣的坐着,心中的情绪不停地转变,手腕处的酸麻痛也不停地刺激着她,其中的滋味真是苦不堪言。

半刻钟的时间后,柏衍再度回到书房,他的手中还多了一个细颈的瓷瓶。

大步行走间,很快就到了萧蔻身边,和她隔着一张不大的方形茶桌,弯身在她右侧的椅子上坐下。

抬头挽起萧蔻衣袖之后,柏衍一言不发的,将有些酒味的褐色药水,倒在自己的手掌上。

萧蔻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动作,猜到柏衍是想亲自动手为自己抹药。

可是她已经体会过了他的手劲儿,几乎没把她的手骨捏碎。

此时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

回想起那种锐痛感,她有些着急的开口阻拦:“王爷,怎么敢麻烦您,让青竹来帮我抹药吧。”

她想着这样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用麻烦他亲自动手,他应该会同意的吧?

萧蔻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只等着对方应下,就要立刻转头去找青竹。

柏衍一开始并没有说话。

但随后,他在萧蔻带着期待的眼神里,缓缓地摇了摇头,表示了他的拒绝。

注视着她蓦然失望之后,苦巴巴的脸色。他不容置喙的道:“这个药酒很有效用,但是需要用力柔散,待吸收后才能发挥作用。”

14、酸软麻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