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2、人间烟火

  到金陵城的第二日,是个阳光明媚的大好晴天。

辰时刚至,天光便已经大量。

萧蔻收拾好自己,迈出房门的时候,院子中庭寂静无声。

抬头朝着主屋的方向看过去,只能见到房间门紧闭着,并没有什么动静。

她莫名的,就松了一口气。出去了也好。

昨日的尴尬场面好像还有些余温,现在想起来仍旧让她觉得难堪,若是今早又和柏衍面对面,还真是会有些不舒服。

一边转身向外走,一边听青竹说话。

萧蔻这才知道,原来半个时辰前,柏衍就已经出了墨徽院的大门。

往常熟悉的安书,已经随着柏衍到外院的书房侍候去了,此时院内还留有一个和安书同级的安卷。

柏衍去燕京城时,安卷留守在了王府并没有同行,路途中自然也无缘得见。加之昨日进墨徽院时,萧蔻也只是草草的一瞥没来得及细看院中的侍从。

因此严格来说,她其实并不认识安卷这个人。

等萧蔻缓步朝外走,出现在第二道院门口时,看到一个身量和安书差不多高,也做劲装打扮的男子时,她便猜想到这位大约就是青竹口中的安卷了。

对方只是一派端肃的立在门外,并没有踏进来。

直到萧蔻走到近处站稳后,他才拱了拱手作礼,自觉的先开口介绍了身份:“云姑娘,属下名叫安卷,是王爷的亲随。王爷离府之前,留下了给云姑娘的口信。”

想来柏衍是有什么事,要吩咐自己这位侍女去做吧。

萧蔻点了点头,缓声应道:“请讲。”

安卷再度拱了拱手后,对她转述了柏衍的吩咐:“云姑娘,王爷离府之前说,今日无事吩咐给姑娘,便让姑娘在府中熟悉环境即可。”

既然没什么事要吩咐她去做,何必要大费周章的留口信,萧蔻心中始终不耍快,便趁机暗自腹诽着柏衍的排场。

还没等她想完,安卷又接着转述:“王爷还说,第二道院门之内,不会有男仆踏入,云姑娘尽可自在行事。”

萧蔻的腹诽停了下来,明白了这才是今日的重点。

没想到他还想得挺周全的,二门之内没有男仆踏入。

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唇,萧蔻有些嘲弄的想着,其实要真论起来,对于自己而言最危险的人,恰恰就在第三道院门之内的主屋住着。

其人正好姓柏名衍。

心中百转千回的想着,但她的面上并没有显露分毫。

和往常一样,只是沉默的听着,然后顺从的接受。

悄悄的掩藏起自己的心事,萧蔻再度对着等在一旁的安卷点了点头,礼数周全的谢过了他,安卷便转身离开了。

——

一整日的时间,萧蔻都按照柏衍所说的,用来熟悉王府中的环境。

金陵城中的南王府传了三代下来,不乏历史的痕迹。

整个宅子占地宽广不说,府内甚至有山也有湖泊,并且都是天然的景观,被王府的围墙圈在了其中。

王府人口并不多,前两代南王都不是滥情的人,后院中尤其干净,并没有纳过妾室。且南王府已经连续两代单传,老南王柏重和现任的南王柏衍就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

因此,时至今日,南王府中的主子统共就四位,只占去了三个起居的院子。

兼之每个院中都有小厨房各自生活做饭,王府中人更是各有各忙。除了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会照惯例,一家人相聚在一起用晚膳,平常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

沿着湖边走了一圈,已经过了一个时辰,脚下开始有些乏力。

反正已经大致掌握了南王府的情况,萧蔻索性带着青竹再度回了墨徽院。

两人正迈进院子的时候,小厨房中做饭的仆妇刚好经过,看着前面的仆妇脚步匆匆的背影,萧蔻的脑中突然产生了些跃跃欲试的想法。

旋即小步加速,跟上前面的妇人,她和气的问:“大姐,您这是要去做饭吗?”

快步行走中的妇人闻声后,停了脚下的动作,转过了身来。萧蔻正面看着她,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眸中清亮,看着很是爽利的样子。

打量了一眼后,妇人便唤出了萧蔻在王府中的化名:“是云舟姑娘吧。”

没想到她认识自己,萧蔻顺势的点了点头,抿唇对着她笑了一笑,模样乖巧,很是讨喜的样子。

妇人对萧蔻的第一印象不错,便大方的交谈起来:“您叫我吴嫂就行。我正赶着去小厨房生火做晚膳呢。”

果然是要去厨房做饭,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跟过去看看。

她有些期待,乖巧的叫着对方给她的称谓,问:“吴嫂,我与您同去,是否会打扰您?”

吴嫂第一反应是有些疑惑,但觉得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不过是做饭而已,要看就看嘛。

这样想着,就痛快答应了下来:“当然可以,云姑娘跟我来吧。”

“厨上就我一人,但采买的活计,还有送膳食的伙计,另有人做的。”

一边往小厨房走去,吴嫂一边絮絮叨叨的分享着墨徽院小厨房中的安排。

萧蔻认真的听着,不时点头回应,她有礼数的样子,让吴嫂少了很多的顾忌,多了几分坦然。

昨日墨徽院中突然多了一位云舟姑娘,仆从之间暗自讨论了一阵,只知道这位云姑娘和王爷的关系很不简单,具体是个什么样的背景却无从得知。

今日有缘一见,吴嫂发现她的外观看起来相貌出众皮肤尤为细嫩,就像是娇养的贵族小姐一般。

和她短暂的接触之后,已经能感觉到她为人并没有一点架子,甚至没有对厨房中的粗活表现出不耐烦和嫌弃。

吴嫂心中更是喜欢,恨不得将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给她。

进了墨徽院的小厨房后,吴嫂到了自己的地盘,说起话来也随意了许多:“今日晚膳我预备着做饺子呢,听说云姑娘是北方人,便想着您应该是喜欢面食的。”

对面吴嫂的话,让萧蔻有些欣喜,眼眸中晶晶亮亮的,对着吴嫂绽放了笑颜。

饺子,的确是她喜欢的。母后在世时,身体康健的时候,便时常亲自下厨,为她和皇兄包饺子。

虽然送去养心殿的那些饺子,也不知道最后进了谁的肚子,但兄妹俩分到的却是被珍之爱之,一颗也没有浪费。

看她展露出欣喜的表情,吴嫂知道自己今天的菜谱是做对了。

欣慰的笑了笑,手脚利落的洗手后穿上围裙,心中做好了打算定要包出让这位云姑娘喜欢的饺子来,好好展示展示自己的手艺。

一旁的青竹眼色向来很快,手脚轻快的上前帮着吴嫂择菜,厨房中很快便有条不紊的忙了起来。

只剩下站在厨房门口的萧蔻,一时呆呆的站着,有些无从下手的样子。

吴嫂抽空抬头,看了她生疏的样子,提醒着说厨下热有热水容易伤人,便让她看看即可。

没想到萧蔻听完,却摇了摇头,小声拜托道:“吴嫂,我想学一些厨艺,劳烦您教教我吧。”

十几岁的姑娘家,带着些撒娇的意味,一心求教的样子,让吴嫂有些忍俊不禁,怎么会忍心拒绝。

点了点头让她稍等,吴嫂转身将面粉和水一一倒在盆中配好,才招呼着她过去揉面。

萧蔻分得了自己的任务,带着些急不可耐上前,眼中闪着些兴奋地光芒。

没忘先去将自己的手洗干净,再回到装着揉面团的铜盆前。

小心翼翼将手伸进铜盆,稍稍搅动之后,盆中的面粉遇水便迅速凝结成块,稀稀拉拉的黏在她的指缝间。

萧蔻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只觉得新鲜好玩。

过了片刻,手上的黏黏糊糊,开始让十指的分合变得费力极了,她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

手上酸楚越来越明显,萧蔻只得偏过头问吴嫂:“是不是我揉面揉得不对,怎么一直黏在手上呢?”

吴嫂忙着切菜一时还没来得及回答,正好走过来的青竹先回应了她:“姑娘,你得使劲儿和匀,慢慢的就会成面团了。”

原来是这样,萧蔻得了青竹的指导,回身往盆中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渐渐地果然便见了些成效。

手下黏糊糊的面羹渐渐地成了更有形的面团,她有些欣慰的笑了出来。

没有掩饰的清脆笑声,一串串的回荡在不大不小的厨房上空。

吴嫂和青竹看她突然傻乐的样子,也跟着乐了起来,欢声笑语不停,室内的气氛和乐又融洽。

——

酉时刚至时,柏衍回到了墨徽院的大门口。

脚步沉稳的进入院内,他开口便先问了安卷,萧蔻现在人在哪里。

得了主子的吩咐,安卷随时关注着萧蔻的动静,立刻便回到:“云姑娘跟着做厨的吴嫂,去了小厨房。”

安卷的话,让柏衍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去小厨房做什么?

偏过头看向了院落左侧的深处,一排不起眼的屋子,此时正是炊烟袅袅。

柏衍漫不经心的挥手,示意安书和安卷自行退下。随后,他独自踱步上前,消无声息的靠近了冒着炊烟的小厨房。

12、人间烟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