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6、周太夫人

  怀中女子的馥郁香气,盖过了那股让柏衍皱眉的脂粉香气。

她静静地将额头抵在她的胸膛上,他低头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一手掌握着纤细的腰肢,一手抚了抚她垂落在鬓边的发丝,这才将垂在耳边的白玉耳坠显了出来。

温润通透的水滴状坠子,悬在女子白嫩小巧的耳垂之下,随着她活动的弧度微微晃动,看得他移不开眼。

鬓边的手下移到了耳垂上,轻轻捏了捏,萧蔻觉得痒痒的,偏头想要躲过去。

他没有放手,仍旧摩挲着她的耳侧肌肤,转而开口安抚道:“我知道你觉得闷,但是这几天太冷了,等出了正月之后天气好些了,我便带你出门去看看。”

这样的安排,正和萧蔻心意,让她一时没有再闪躲,只有抵在他前胸衣襟上的头轻轻的点动。

她犹豫着该不该出声多谢他,但转瞬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眼角微挑着故意抬起头,视线朝着斜上方看向他:“这次王爷说话算数吗?”

萧蔻的傲娇神态,让柏衍的眼中盛满了宠溺。

他也学着萧蔻的敬称,给她确信:“长公主放心,本王以后都说话算话。”

本就是突然起了戏弄的心思,见他没有嫌弃一本正经的配合,萧蔻心里满意之下,再也没有掩藏唇角的笑意,一直笑得眉眼弯弯。

耳边的玉坠微微摇晃,灯下美人有如画中仙子。

柏衍眼中装着萧蔻,心中像是有蜜罐突然被打翻了,一瞬间甜得有些腻人。

他觉得自己还需要清甜的吻作为缓解,便放任自己顺从心中所思所想,低头在她弯弯的唇角上印上一吻。

萧蔻觉得有些痒痒的,一边没忍住笑一边要躲开。

可她人就在她的怀中,细腰更是在他的大掌之下。

等他再次追上,便不再是唇角,而是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她的红唇,让她再也发不出一词一句。

——

金陵城中,另一头的周府。

周家二夫人方氏回府后,将女儿周娴稍稍安抚住,便又马不停蹄的找去了周太夫人的院中。

周太夫人正和身边的嬷嬷闲散的聊着天。

方氏进门,便亲昵的上前道:“母亲,今日媳妇领着娴儿去南王府拜年了。”

“嗯。”

周太夫人一听到南王府,心情便止不住的复杂。

看着婆母的脸色,方氏赶忙道:“小姑很挂念您呢,很是关心了一番您的身体。但她近日事忙,还需过些时日才能回来探望您。”

“哦,这是真的?”

周太夫人终于有些反应,抬起自己的眼皮,看向了方氏。方氏的脸色一派认真,看不出有假,让周太夫人心中舒服了很多。

若要说起来,对自己生下的女儿周蕙云,她的感情是很淡泊的。

只是周蕙云出乎意料的成了王妃,她放下身段去亲近一二,自己这个女儿却没什么感念,让周太夫人觉得有些挂不住脸罢了。

见婆母果然有了兴致,方氏赶忙趁热打铁的道:“今日媳妇在王府中,偶然和小姑说起,府中孩子们一转眼都长大了,是时候说亲事了。”

周太夫人点了点头,觉得有理,便也附和了一声:“嗯,传儿是该娶妻了,我正预备好生相看相看。”

周府的嫡长孙始终是方氏心中的一根刺,但她此刻有更大的筹谋,便也顾不得了。

顺势赞道:“传儿的婚事有母亲出马,自然事半功倍。”

周太夫人还没回应,方氏接着又提到:“说起来,王爷今年不是也及弱冠了嘛。”

“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说起这个丝毫不在意周府的外孙,周太夫人更像是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

方氏眼看着婆母的脸色沉了下去,忙不迭的补救着:“母亲,若是往常,自然和我们没有关系,可现在却不同了。”

一时听不明白,周太夫人蹙了蹙眉,有些不耐烦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些神神秘秘的一笑之后,方氏才对上头的婆母道:“母亲,娴儿年岁正好,何不将娴儿往王府那边考虑考虑呢?”

见婆母一时没有出声赞同,也没有反对,只是沉吟。

方氏当然要劝,她的语中是毫不掩饰的自信:“不是我自夸,这金陵城中,娴儿若论第二,谁有敢当第一呢?”

周太夫人想了一想,也觉得并非没有可能,便又问方氏:“你去王府时,你那小姑怎么说?”

方氏转了转脑筋,对周太夫人半真半假的说:“今日在王府中像是开玩笑的提了一嘴,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我想着小姑大概也是乐见其成的。”

这样一说,周太夫人便放心多了,说起来,亲上加亲也没什么不好。

她突然有些解气的想,这个世道的女子再厉害,离了娘家也什么都不是,蕙云这是在服软了。

早这样多好,白白耽搁了这些时日。

当年她也是迫不得已,世间女子以子嗣为立身之本,难道她要为了一个终归是要出嫁的女儿,致自己的儿子安危于不顾吗?

周太夫人越想越有些不爽快,她始终觉得周蕙云果然是养在别府的,没有人好好的教导规矩,这才不知感念父母的为难。

如若不然,周府在南王府的鼎力相助下,早就成了金陵城首当其冲的大家族。

见婆母脸色变来变去,方氏乘势又提醒:“母亲,为了娴儿着想,也为了咱们周家着想,您就去南王府问一问吧小姑吧,行吗?”

“也好,我过几天便去看看吧。”

周太夫人的语气,有些太过于的高傲,让方氏有些不好的预感,却只能暗自压下。

她始终相信,只要婆母愿意走一样,小姑会给几分面子的。

——

方氏走后,一位面色明艳的少女,端着碗汤药进入了室内。

周太夫人见了她,脸色终于好了很多,道:“云萱,你二舅母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少女便是周家四女留下的女儿,温云萱。

温云萱点了点头,将药碗放下暂且放凉,这才轻声回上头的祖母:“云萱听见了大半。”

少女的面容是出色的明艳,一眼便会认定是美人,可她的面色却是与之不符的沉静,好像是天生便没有多少情绪一般。

周太夫人突然问她:“你怎么看?”

温云萱摇了摇头,只道:“外祖母,云萱一时也说不上来。”

心中清楚,却不能宣之于口,长辈的恩怨她不便参与其中。

外孙女一向话少,周太夫人已经习惯了,便只让她陪坐在身边,继续说着自己的话:“方氏向来心眼不少,我也并非不知。只是今日她说得的确是有道理,金陵城中若论资格,还有谁比得上娴儿。”

说话间她又带着对三女的不满,抱怨着:“你那姨母也真是个心狠的,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多多照看娘家,白白让好处被别人得了去,真是白——”余后的两个字被她察觉到不妥,咽了下去。

“周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些年每况愈下,你那二舅也没能得个好差事,若是娴儿能当上王妃,她与你那姑母可不同,必定会好好帮扶娘家人。”

越想越是这个到底,周太夫人下定了决心一般:“这事就这样安排是最好的,我得去一趟王府好好问问蕙云才是。”

打定了主意之后,再看近前的外孙女,养在院中多年感情深厚。

她难得带着些怜爱道:“云萱,你也大了,是该考虑亲事了,外祖母也不知道还能照看你多久,我只盼着在有生之年,为你寻一个值得托付的儿郎。”

温云萱听着太夫人自说自话,心中满是复杂,姨母哪里是外祖母安排得了的人。

唉~外祖母这一趟,结果已经注定了。

可是自己什么都不能说,无论说什么,这周府中的人心和欲望,都不会变小。

——

周太夫人正月初八,给周老王妃送去了想见一面的信件,三日后有了回音。

周蕙云回信只道,正月里王府实在是繁忙,担心冲撞了母亲,便将见面的日子定在了二月初三。

同时还不忘提醒周太夫人,带上拜年时被方氏遗忘了的温云萱。

到了二月初三这一天,方氏见温云萱跟在婆母婆母身边,不施粉黛也照旧明艳的样子,总觉得不放心。

她趁机让婆母,带着早已提前做好了打扮的周娴一同随行。

等到了南王府中,一行人都是女眷,直接便去了后院。

周蕙云提前让仆从将招待的地方,设在了平常用来见客的一座清幽小院——听竹院。

周太夫人难得进一次王府中,走动之间看着王府的亭台楼阁,心中滋味难辨。

等到了听竹院中,老王妃安排客人坐下,饮过了一壶茶水。

周娴又提出来,月雁湖景色甚是美妙,想再去赏景。

周蕙云抬头,审视了二房的侄女周娴一眼,眸中神色一时让周娴也看不明白。

片刻之后,周蕙云便答应了下来:“去吧,这次可要注意些脚下。”

26、周太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