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朝堂激辩

  

   朝元十年,八月二十这一天,就是字条上的“三日之后”。

萧蔻从清早便梳妆完备,端坐在前殿。

白衣素钗不损她的容颜,更添了几分柔弱气质。若竹问她会不会太素少了威严,她摇了摇头。

这样就好,她今日要做控诉亲生父亲罪行的人,柔弱可怜为此行也算是添了胜算。

如兰殿外进来,提醒到:“公主,大长公主已经到了。”

姑母长公主到了,那便是时机到了。不成功便成仁,机会只有一次。

萧蔻闭了闭眼,睁开之时眸中神色已经恢复至平静,启唇道:“走吧。”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殿中景象,收起眼中的留恋,再未有停顿。

太极殿中,正在进行着例行的朝会。

皇帝萧宏,靠在身后龙椅上,一脸的精神不济,眼下青黑。

十日前,贵妃又为他寻来两名出生时辰至阴的女子,供他采阴补阳,国师也说大有进益,他心情甚好。

殿下朝臣也颇有些走神,朝中集会不过是例行公事,很快便会散去,众人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时间。

几乎快要结束之时,大长公主萧宜突然到访,为今日的朝会而添了些不同的变数。

先帝时大长公主便有如男儿,对朝中之事有自己的一番见解,先帝甚至带其上朝,只是可惜终究是生为了女子。

皇姐竟然突然来了朝会,萧宏打起精神吩咐道:“请大长公主进来。”

待大长公主萧宜进殿时,照顾在侧的萧蔻一起进来,也并没有引来多少侧目。心想不过是一道来凑凑热闹罢了。

柏衍站在前排,挑了挑眉,真是这身行头倒是准备得不错。

萧宏一脸的关切,问萧宜:“皇姐今日怎么突然来了朝会?”

萧宜未置一词,人先跪下,一丝不苟的行了大礼,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看着昔日被父皇赞叹的皇姐对自己行跪拜之礼,萧宏心中其实是有些得意的。

未等他高兴个够,萧宜突然正色道:“皇上,今日臣姐前来,是为了尸骨未寒的先皇后。”

萧宏脸上的笑,一瞬间便凝滞了下来,有些不在意的道:“先皇后怎值得皇姐亲自前来朝会一趟。”

母后,这便是你花了一辈子的真心对待的人。萧蔻心中为母后不值的同时,更添了决心。

萧宜并未在意皇帝的刻意阻拦,径直继续说道:“陛下,臣姐不才,在宫中与先皇后有几分交情自然要为她伸冤。袁氏贵妃毒害皇后证据确凿,请皇上宣贵妃前来对峙。”

眼见皇帝正要分辨,萧宜便暗示着开了口:“陛下,只是对峙罢了,众多朝臣作证,自然不会冤枉了谁,若是不来岂不是心虚。只是先皇后逝世为大,万莫让人看了笑话才是。”

大长公主的话,堵住了皇帝的所有借口,朝臣也有眼色的出列,请皇帝宣袁贵妃出来对峙。

太子是下一任皇帝,太子的生母,自然比一个尚不知深浅的贵妃来得更有价值,朝臣又怎会不懂。

一刻钟之后,袁贵妃便到了前殿之中。

她一到殿中,便人无语泪先流哭诉自己的委屈:“陛下,您为了皇后伤心,都快十日未来看过臣妾了。今日一见,便要治臣妾的罪吗?”

心爱的宠妃哭得梨花带雨,皇帝脸上的心疼哪里藏得住。萧蔻静静站在殿中,默默看着这一切,胸中只有恨意滔天。

柏衍的一个眼色,萧蔻立刻便接收到了。她再也没有隐忍,大步上前走到袁贵妃面前,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

袁贵妃以为萧蔻要打她,抬起手做挡。

“刺啦”一声,原来是萧蔻出其不意的撕烂了她的衣裳,前胸后背白嫩之上红痕满布,袁贵妃双目圆瞪看着萧蔻,狼狈遮掩。

萧蔻奋力撕碎手中华贵的衣料,暴露出了袁贵妃身上的红痕。

龙椅之上的皇帝瞬间变了脸色,“蹭”的站起。

台阶之下的朝臣,第一反应觉得皇帝这是要严惩萧蔻无礼。可定睛再看,皇帝一脸惊怒却是对着贵妃。

脑筋转得快的,转瞬便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着袁贵妃说皇帝十日未去看她,可这身上的暧昧痕迹,尚且新鲜怕是昨日才种上得吧!

朝臣皆眼观鼻鼻观心,埋头装作看不明白,算是给了皇帝遮羞布。

可就算朝臣有眼色,大长公主萧宜却不乐意配合:“陛下,你分明十日未见袁贵妃,可她身上这痕迹,是从何而来?”

皇帝早已经是脑中充血,又跌坐回龙椅之上,未发一言。

萧蔻配合姑母出声,质问袁贵妃:“说,与你私通的男人是谁?”一句话便将袁贵妃的私通之名定死。

袁贵妃一路上设想了无数的对策,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萧蔻会如此出其不意。

皇帝已经一心崇尚至阴处子,早已多年不和她同房,导致她逐渐放松了警惕,最后也让她万劫不复。

见皇帝在龙椅之上喘着粗气,几欲晕厥之状,萧蔻一边叫着父皇,一边便要上前去照看。

大步走上台阶,没注意到避让,她的手肘狠狠撞在了护卫在皇帝身边的禁军统领曾良辉的腰间。正要回身说句致歉,眼前却有女子的手帕落在地上。

快速的伸出手捡起,萧蔻疑惑出声:“这是谁的锦帕?这不是我的怎会——这是曾统领的?”

再看一眼,萧蔻又惊呼一声,转身快步走回了袁贵妃身前,抢过她手中帕子细细比对。袁贵妃看清萧蔻手中的东西,更是吓得浑身颤抖,紧紧蜷缩成一团。

佯怒惊呼道:“曾统领身上的锦帕,花色怎会与你身上的一模一样?”

柏衍亲眼看着她脸上神色自由的切换,暗中拊掌,演得还真是不错,此人果然有些意思。

群臣吸气声再起,这这这,袁贵妃私通,对象还是禁军统领,这不是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偷腥吗!这可如何是好。

皇帝满脸涨红,手指颤抖的指着曾良辉,口中已经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曾良辉大呼冤枉,袁贵妃也蜷缩在一侧,并不敢发一言。

萧蔻似乎是想起什么,口中有些可惜道:“曾统领,或许是我冤枉了你,也许是别人掉落的也说不准。”

见如此峰回路转,自己就要逃过一劫,曾良辉正要应下萧蔻口中的话。

萧蔻却突然对他笑了一下,让他瞬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要不然这样,你自证清白也行。便让父皇派人去你的居所,搜一搜看看有没有异常。”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便是如此的滋味吧。

曾良辉此刻是真的知道自己走到头了,他与袁贵妃青梅竹马,居所之中证据太多,只会更加板上钉钉。

多年的筹谋,放长线钓大鱼,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自己位极人臣的样子,就这样变成了泡影。

皇帝见两人神态,心中怎会不明白,自己带了绿帽子的事情这是板上钉钉,朝中外臣只有曾良辉能来往于内宫,与袁贵妃私通自然方便。

这个贱人!皇帝此刻说不出的难堪,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大长公主萧宜看了一场好戏,又适时的开口:“皇帝,有些话臣姐不得不提醒你,袁贵妃所出之子尚才六岁,曾统领进出深宫却已有八年了吧。况且,我早有耳闻,曾统领与袁贵妃乃是青梅竹马。”

虽未明说,话中未尽之意,却让袁贵妃变了脸色,立刻求到:“皇上,淳儿他是您的孩子啊,他是皇室血脉啊皇上。”

瘫坐在龙椅之上,皇帝恨不得把奸夫淫·妇大卸八块。萧淳定不是他的血脉,这个孽种!

皇帝口中无力的喊着退朝,朝臣见状便要往外退。

此时的萧蔻,立在殿中未动,抬头定定的看着皇帝,出声质问道:“父皇,您这是又要逃避回去修仙了?”

皇帝从未听过萧蔻这样和他讲话,不悦道:“休要放肆,回你的宫中去。”

她却毫不在意皇帝的怒火,接着激到:“众位朝臣好好看看,我的好父皇,抛弃一心爱护他的元妻,沉迷用美色求仙问道。”

“给朕住口。”皇帝斥道。

皇帝一句,萧蔻便接上一句:“如今您看看,您的贵妃尚值虎狼年纪,心中另有青梅竹马,您不过是她的踏脚石!宫中独宠十年,爱护幼子六年有余,却是做了别人的便宜爹!”

“住口,你个孽女,给朕住口!”

她抬头嗤笑回到:“孽女?不是来路不明的孽种就好!如此母后在天有灵,也能含笑瞑目了。”

“你给朕滚出去。禁军何在?把萧蔻给朕拖下去,立即处死。”口中狠戾哪里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现任禁军统领曾良辉做了袁贵妃的奸夫,又怎能护卫得了皇帝的安全?

无人应答,皇帝只能抓住眼前能看见的所有东西,对着萧蔻扔过去。

分毫未伤,她讽刺一笑,意味深长的道:“父皇,儿臣认为,正是因您借求仙问道行行淫·乱之事,愧对萧室先祖。先祖认为您不配再统领大晋朝堂,才先以蝗灾降下责罚,随后又掀了袁贵妃混淆皇室血脉一事。”

见萧蔻用几句话,竟为他定了引来先祖责罚的罪名。皇帝脑中再度充血,比之前更来势汹汹,胸中郁气阻塞,几欲晕厥。

整了整自己的衣衫,萧蔻硬气道:“众位朝臣,如今你们也看到了,宠妃当道竟敢混淆皇室血脉,这都是皇上昏聩一手造成。”

3、朝堂激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朝元十年,八月二十这一天,就是字条上的“三日之后”。

萧蔻从清早便梳妆完备,端坐在前殿。

白衣素钗不损她的容颜,更添了几分柔弱气质。若竹问她会不会太素少了威严,她摇了摇头。

这样就好,她今日要做控诉亲生父亲罪行的人,柔弱可怜为此行也算是添了胜算。

如兰殿外进来,提醒到:“公主,大长公主已经到了。”

姑母长公主到了,那便是时机到了。不成功便成仁,机会只有一次。

萧蔻闭了闭眼,睁开之时眸中神色已经恢复至平静,启唇道:“走吧。”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殿中景象,收起眼中的留恋,再未有停顿。

太极殿中,正在进行着例行的朝会。

皇帝萧宏,靠在身后龙椅上,一脸的精神不济,眼下青黑。

十日前,贵妃又为他寻来两名出生时辰至阴的女子,供他采阴补阳,国师也说大有进益,他心情甚好。

殿下朝臣也颇有些走神,朝中集会不过是例行公事,很快便会散去,众人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时间。

几乎快要结束之时,大长公主萧宜突然到访,为今日的朝会而添了些不同的变数。

先帝时大长公主便有如男儿,对朝中之事有自己的一番见解,先帝甚至带其上朝,只是可惜终究是生为了女子。

皇姐竟然突然来了朝会,萧宏打起精神吩咐道:“请大长公主进来。”

待大长公主萧宜进殿时,照顾在侧的萧蔻一起进来,也并没有引来多少侧目。心想不过是一道来凑凑热闹罢了。

柏衍站在前排,挑了挑眉,真是这身行头倒是准备得不错。

萧宏一脸的关切,问萧宜:“皇姐今日怎么突然来了朝会?”

萧宜未置一词,人先跪下,一丝不苟的行了大礼,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看着昔日被父皇赞叹的皇姐对自己行跪拜之礼,萧宏心中其实是有些得意的。

未等他高兴个够,萧宜突然正色道:“皇上,今日臣姐前来,是为了尸骨未寒的先皇后。”

萧宏脸上的笑,一瞬间便凝滞了下来,有些不在意的道:“先皇后怎值得皇姐亲自前来朝会一趟。”

母后,这便是你花了一辈子的真心对待的人。萧蔻心中为母后不值的同时,更添了决心。

萧宜并未在意皇帝的刻意阻拦,径直继续说道:“陛下,臣姐不才,在宫中与先皇后有几分交情自然要为她伸冤。袁氏贵妃毒害皇后证据确凿,请皇上宣贵妃前来对峙。”

眼见皇帝正要分辨,萧宜便暗示着开了口:“陛下,只是对峙罢了,众多朝臣作证,自然不会冤枉了谁,若是不来岂不是心虚。只是先皇后逝世为大,万莫让人看了笑话才是。”

大长公主的话,堵住了皇帝的所有借口,朝臣也有眼色的出列,请皇帝宣袁贵妃出来对峙。

太子是下一任皇帝,太子的生母,自然比一个尚不知深浅的贵妃来得更有价值,朝臣又怎会不懂。

一刻钟之后,袁贵妃便到了前殿之中。

她一到殿中,便人无语泪先流哭诉自己的委屈:“陛下,您为了皇后伤心,都快十日未来看过臣妾了。今日一见,便要治臣妾的罪吗?”

心爱的宠妃哭得梨花带雨,皇帝脸上的心疼哪里藏得住。萧蔻静静站在殿中,默默看着这一切,胸中只有恨意滔天。

柏衍的一个眼色,萧蔻立刻便接收到了。她再也没有隐忍,大步上前走到袁贵妃面前,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

袁贵妃以为萧蔻要打她,抬起手做挡。

“刺啦”一声,原来是萧蔻出其不意的撕烂了她的衣裳,前胸后背白嫩之上红痕满布,袁贵妃双目圆瞪看着萧蔻,狼狈遮掩。

萧蔻奋力撕碎手中华贵的衣料,暴露出了袁贵妃身上的红痕。

龙椅之上的皇帝瞬间变了脸色,“蹭”的站起。

台阶之下的朝臣,第一反应觉得皇帝这是要严惩萧蔻无礼。可定睛再看,皇帝一脸惊怒却是对着贵妃。

脑筋转得快的,转瞬便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着袁贵妃说皇帝十日未去看她,可这身上的暧昧痕迹,尚且新鲜怕是昨日才种上得吧!

朝臣皆眼观鼻鼻观心,埋头装作看不明白,算是给了皇帝遮羞布。

可就算朝臣有眼色,大长公主萧宜却不乐意配合:“陛下,你分明十日未见袁贵妃,可她身上这痕迹,是从何而来?”

皇帝早已经是脑中充血,又跌坐回龙椅之上,未发一言。

萧蔻配合姑母出声,质问袁贵妃:“说,与你私通的男人是谁?”一句话便将袁贵妃的私通之名定死。

袁贵妃一路上设想了无数的对策,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萧蔻会如此出其不意。

皇帝已经一心崇尚至阴处子,早已多年不和她同房,导致她逐渐放松了警惕,最后也让她万劫不复。

见皇帝在龙椅之上喘着粗气,几欲晕厥之状,萧蔻一边叫着父皇,一边便要上前去照看。

大步走上台阶,没注意到避让,她的手肘狠狠撞在了护卫在皇帝身边的禁军统领曾良辉的腰间。正要回身说句致歉,眼前却有女子的手帕落在地上。

快速的伸出手捡起,萧蔻疑惑出声:“这是谁的锦帕?这不是我的怎会——这是曾统领的?”

再看一眼,萧蔻又惊呼一声,转身快步走回了袁贵妃身前,抢过她手中帕子细细比对。袁贵妃看清萧蔻手中的东西,更是吓得浑身颤抖,紧紧蜷缩成一团。

佯怒惊呼道:“曾统领身上的锦帕,花色怎会与你身上的一模一样?”

柏衍亲眼看着她脸上神色自由的切换,暗中拊掌,演得还真是不错,此人果然有些意思。

群臣吸气声再起,这这这,袁贵妃私通,对象还是禁军统领,这不是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偷腥吗!这可如何是好。

皇帝满脸涨红,手指颤抖的指着曾良辉,口中已经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曾良辉大呼冤枉,袁贵妃也蜷缩在一侧,并不敢发一言。

萧蔻似乎是想起什么,口中有些可惜道:“曾统领,或许是我冤枉了你,也许是别人掉落的也说不准。”

见如此峰回路转,自己就要逃过一劫,曾良辉正要应下萧蔻口中的话。

萧蔻却突然对他笑了一下,让他瞬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要不然这样,你自证清白也行。便让父皇派人去你的居所,搜一搜看看有没有异常。”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便是如此的滋味吧。

曾良辉此刻是真的知道自己走到头了,他与袁贵妃青梅竹马,居所之中证据太多,只会更加板上钉钉。

多年的筹谋,放长线钓大鱼,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自己位极人臣的样子,就这样变成了泡影。

皇帝见两人神态,心中怎会不明白,自己带了绿帽子的事情这是板上钉钉,朝中外臣只有曾良辉能来往于内宫,与袁贵妃私通自然方便。

这个贱人!皇帝此刻说不出的难堪,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大长公主萧宜看了一场好戏,又适时的开口:“皇帝,有些话臣姐不得不提醒你,袁贵妃所出之子尚才六岁,曾统领进出深宫却已有八年了吧。况且,我早有耳闻,曾统领与袁贵妃乃是青梅竹马。”

虽未明说,话中未尽之意,却让袁贵妃变了脸色,立刻求到:“皇上,淳儿他是您的孩子啊,他是皇室血脉啊皇上。”

瘫坐在龙椅之上,皇帝恨不得把奸夫淫·妇大卸八块。萧淳定不是他的血脉,这个孽种!

皇帝口中无力的喊着退朝,朝臣见状便要往外退。

此时的萧蔻,立在殿中未动,抬头定定的看着皇帝,出声质问道:“父皇,您这是又要逃避回去修仙了?”

皇帝从未听过萧蔻这样和他讲话,不悦道:“休要放肆,回你的宫中去。”

她却毫不在意皇帝的怒火,接着激到:“众位朝臣好好看看,我的好父皇,抛弃一心爱护他的元妻,沉迷用美色求仙问道。”

“给朕住口。”皇帝斥道。

皇帝一句,萧蔻便接上一句:“如今您看看,您的贵妃尚值虎狼年纪,心中另有青梅竹马,您不过是她的踏脚石!宫中独宠十年,爱护幼子六年有余,却是做了别人的便宜爹!”

“住口,你个孽女,给朕住口!”

她抬头嗤笑回到:“孽女?不是来路不明的孽种就好!如此母后在天有灵,也能含笑瞑目了。”

“你给朕滚出去。禁军何在?把萧蔻给朕拖下去,立即处死。”口中狠戾哪里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现任禁军统领曾良辉做了袁贵妃的奸夫,又怎能护卫得了皇帝的安全?

无人应答,皇帝只能抓住眼前能看见的所有东西,对着萧蔻扔过去。

分毫未伤,她讽刺一笑,意味深长的道:“父皇,儿臣认为,正是因您借求仙问道行行淫·乱之事,愧对萧室先祖。先祖认为您不配再统领大晋朝堂,才先以蝗灾降下责罚,随后又掀了袁贵妃混淆皇室血脉一事。”

见萧蔻用几句话,竟为他定了引来先祖责罚的罪名。皇帝脑中再度充血,比之前更来势汹汹,胸中郁气阻塞,几欲晕厥。

整了整自己的衣衫,萧蔻硬气道:“众位朝臣,如今你们也看到了,宠妃当道竟敢混淆皇室血脉,这都是皇上昏聩一手造成。”

', intro:'', //章节vip标识 vipStatus : 0, //上一章id prevId :'4e48aa62cb352', //下一章id nextId :'5a14a640c508c' }; book.chapterUrl = '/book/176032/chapterId.html'; book.url = '/novel/176032.html' book.nextChapterVip = 0; book.uid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