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9、五分稀罕

  墨徽院厢房。

不速之客终于消失,青竹也有眼色的退下。

萧蔻这抬头问柏衍:“你怎么会在我的内室?”

他的冷戾已经褪去了,但始终是皱着眉头道:“来等你,见有人进来,便去里面再等。”

在这之前尚不觉得,但自从在自己的衣袖上闻过了那股难闻的脂粉味后,他便深深的厌恶上了这样的味道。

实在是难以忍受,他牵着萧蔻的手便作势要出去。

她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便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的房间,让人将你的房间通通打扫一遍,外人碰过的都扔掉。”

说完便将她半拉半抱的带去了自己的房间。

——

主屋之中,柏衍仔细打量着萧蔻的神色。

她已经接连倒了三杯茶,就那么渴?

萧蔻又要倒第四杯茶的时候,柏衍抬手制止了她,将她的纤细十指握在掌中。

“不是从茶室中回来的吗?还这么渴?”他故作疑惑的问,心中隐隐有些猜想。

被握住了手不能接着灌茶,她的郁气一时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便顺口道:“没想到王爷如此招人稀罕,不惜僭越也要监控您的内宅。”

女子的声线和往常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故意捏着嗓子,怪声怪气。

果然是醋了。

心中的猜想得了证实,让柏衍的嘴角上浮,出其不意的反问:“可是,我最在乎的是,长公主稀罕在下吗?”

不知不觉间被他反将一军,抢走了话语的主动权,萧蔻本来是有些不乐意。

可他问话之后,眼眸和她对视的时候,眸中分明是期待的神色。

这样的发现,让她的心瞬间便软得一塌糊涂。

在他专注只看着自己的时候,管她什么周家小姐瞬间都成了浮云。

一边想立刻就给他肯定的答复,一边又想着不能让他就此骄傲,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长公主大约有五分的稀罕吧。”

说完便不再看他,只留给他一个傲气的侧面,和微微翘起的唇角。

看似只是一句随口说出的话,却让柏衍微顿,而后眼中满是喜色。

天地良心,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这样得到她的回应。

虽然她仍旧是语焉不详,就算是五分,还只是稀罕,也足够让他心满意足。

“真的?有五分那么多?”

他不愿错过萧蔻一丝一毫的反应,轻声的确认。

“嗯。”

微抬着下巴点了点头,她的眼神仍旧不自然,害羞着躲避他的注视。

幽深眼眸突然闪了一瞬,柏衍转而又问了她:“你要怎么证明?”

“嗯?”跳跃的对话,让萧蔻眼中有些迷茫的转过头来看他。

“我问你怎么证明,有五分那么多?”他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一次,耐心十足。

隐隐的察觉到他又在使坏,萧蔻咬着下唇,小心地问:“王爷想要我怎么证明?”

她此刻就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而迷雾的出口,有一只大灰狼在等着白软羔羊的自投罗网。

男子的面容突然间近在咫尺,她不自觉的微微后仰拉开距离,又被柏衍揽住腰肢轻轻松松的收了回来。

转瞬间已经被他抱坐在自己的腿上,腰肢被他牢牢的掌控在手中,她的鼻尖正挨着他的鼻尖。

他眼中诚挚的注视着萧蔻,循循善诱:“我欢喜你,便总是想要亲你,总是想要抱你。对不对?”

被他眼中的认真迷住,她对他的问话,顺从的点了点头。

“同样的,若是你欢喜我,也亲一亲我,好吗?”

绕来绕去,好像还真是这样的道理,萧蔻再度乖顺的点了点头。

犹豫着将自己的十指搭在他的肩膀,顶着他渐渐炽热的眼神,闭上眼睛靠了过去。

“啵儿~”

唇间重重的一碰,她已经再度退开,面颊随着意料之外的声响,很快就红霞满面。

柏衍也是难掩些微的愕然,原来这就是她认知中的吻?

简直是单纯得太过可爱。

“就这样?”他闲闲的问。

萧蔻忙点着自己的头,眼神无辜得很。

眯了眯眼,他不许她含混过关,故意问:“我是这样亲你的吗?”

好吧,不是。

萧蔻眼中难掩心虚,最终还是缓慢的摇了摇头。

“那就照我做的那样。”

说完之后,他甚至配合着闭上了眼睛,好让她放开些。

没有炽热双眸的注视,果然好了很多。

萧蔻咫尺之遥的俊朗男子,对他的五官满意的的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一直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紧了紧,她鼓起勇气再度凑了上去,唇瓣相贴时,能感觉到他轻轻的吮吸。

就这样似触未触的磨磨蹭蹭了许久,柏衍被蹭的起了火,甚至有些忍不住的想睁开眼睛,想着干脆还是让他来算了,别折磨自己为好。

穿过唇瓣突然出现的柔软舌尖,让他庆幸自己没有冲动。

她尝试微微的转动,似乎还是有些不得其法,就想着退出去算了,柏衍一瞬便察觉到了她的退意,当然不许。

大掌收紧手中纤腰,让她的弧度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他的唇色再也没有矜持饿迎了上去,肆意的带着她一起舞动。

有些暧昧的唇舌接触声,在只有两人的室内传递着。

直到萧蔻的呼吸薄弱,几乎要背过气去,他才放开了她,眼中净是餍足。

——

墨徽院中的的旖旎甜蜜,与外面的人却没有干系。

周娴行迹狼狈的从院中跑出来之后,立刻便对侍女玉儿下了封口令,不准侍女向任何人提起自己今日丢了脸面的糗事。

她一边装在不经意的窥看,一边迅速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强装着无事发生的平静。

周娴正要离开的时候,温云萱也缓步出了墨徽院的院门。

说起来,她本来是在茶室中等着周娴,后来青竹过来告诉她不用再等,说周家小姐已经离开了。

提起周娴时,青竹的脸上是难以掩饰的不屑,温云萱心中便有了数。

她从一开始便将周娴的动作看在了眼里,故意打翻距离足有几步之远的茶碗时,她便察觉到周娴是有话要对云舟说,却又难以宣之于口。

照周娴平时的为人,绝不是什么好话。

但是和云舟聊天接近一个半时辰,她身上带着的那股从容闲适,还有她不俗的谈吐,让温云萱原本想要帮一帮她的心思就搁置了下来。

温云萱觉得,周娴根本在云舟手里讨不了好,而事实也证明,果然如此。

此时,和周娴狼狈的从院中跑出来相比,温云萱的步态从容沉稳至极,让眼在眼里的周娴就像是吞下了苍蝇一般的如鲠在喉。

她不会允许温云萱有机会嘲笑她,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

“表姐,我真是好奇,姑母怎么会突然叫你来这里做客?”周娴故作神秘的开口。

而后话头一转,面上的表情又像是恍然大悟一般:“不会是,姑母看上你,想将你配给衍表哥吧。”

她故意这样说,一是想要探问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二则是想挑拨温元萱与院中云舟的关系。

温元萱藏起自己眼中浮起的讽刺,面上仍旧平静,心里越厌烦不止。

她从不喜欢浪费时间应付这位自以为聪明绝顶、姿色无双的表妹。

“姨母让我来陪陪云舟姑娘,说是担心她在院中烦闷无趣,你觉得姨母这是什么意思?”

温云萱简单几句话,便四两拨千金的,又将问题扔回给了周娴,让她止不住的多想。

周娴的面色,果然随着温元萱的话中之意,肉眼可见的沉了下去。

姑母竟然如此看重云舟,这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

周娴此刻甚至觉得,这王府中的人难道是一个个的都疯魔了不成?一个侍女,竟然也能在王府有这样的待遇。

“还能是什么意思,我看是想让表姐你去镇一镇她吧,免得正室还没进门,妾室就恃宠生了娇。”

周娴仍旧是嘴硬,故意温元萱的意思曲解,无论如何也想要将温云萱给脱下水。

她打定了主意,今日自己吃了亏,温云萱也别想全身而退。

这样的场面,在周家寄人篱下十几年的温云萱,已经习以为常。

她眼皮都没有掀一下,便平静道:“是吗?今日姨母还说,要让王爷帮我打听金陵城的才俊呢。姨母还说,希望云舟姑娘早早为王府开枝散叶,看着很是高兴呢。”

轻飘飘的,便又将周娴的话给挡了回去,甚至其中的反作用力,大得狠狠地在周娴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声音尤为的响亮。

周娴一听,双目圆瞪几乎想要怒吼出声,可这里是王府容不得她造次。

便狠狠的跺了几下脚,面容难掩狰狞。

除了在外面做做样子,周娴在家里,从不掩饰自己的恶劣。

见自己的挑拨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还是自讨苦吃,她恨急之下,狠狠的瞪了温云萱一眼,就径自转身打头去了听竹院预备去找祖母诉苦。

她满心想着一定要告诉祖母这件荒唐的事,让祖母好好的说一说姑母才是。

急切之下,脚下的步子飞快,连累着裙角也跟着飞起。

温元萱不急不缓的在后面踱着步子,看着周娴仍旧斗志昂扬的背影,难以掩饰自己的眼中的怜悯。

为了心中欲念,耍尽了手段,可她却不知道,她注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这便是周娴的可怜之处。

29、五分稀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