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针锋相对

  温云萱带着老王妃的交代来访,而萧蔻负责接待。

茶室之中,两名女子各自坐下之后,青竹看着两位美人相对而坐,各有春秋,暗自有些感叹。

萧蔻长得一张明眸皓齿的面容,但气质温和柔婉。

温元萱则是明艳的容色,气质却又沉静。

两个人都将看起来与面容不符的气质,融合得极为恰当。

此刻坐在茶室中,净是和谐的气氛。

“外祖母和姨母在院中说话,便让我过来,和云舟你聊聊天。”温元萱率先到了来意。

她能感觉到云舟姑娘住在王爷的内宅,关系定不简单。

还是把话说清楚,不要掺和的好,姨母定也不是这个意思。

“老王妃怕是担心你觉得无趣,今日我正好也闷着呢,只能看看游记。”

萧蔻从未有过朋友,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便只能尽量温和有礼一些。

“云舟看的是哪本游记?”温云萱突然问。

“《蜀道传》”

温元萱难得的带了笑意,叹道:“这可是本好书,我本欲买来一看,去得晚了些竟然都卖光了。”

一听才知道是同道中人,有了共同的话题,说话便随意了许多。

萧蔻干脆提议:“云萱既然喜欢,那我今日便借给你带回家去看就是了。”

对于自己一向喜欢的游记,温云萱其实是有些意动的,此书出得不多,仅有一百份,确实难得。

想了想,她才说道:“等云舟看完,再结我便是,不着急。”

想了想也是,若是今日就让温元萱带回去,萧蔻觉得对方也会有些难耐自己的热情吧。

“也好,那我先看完,再遣人为你送过去。”

“好。”

室内的女孩子们,因一本游记就这样结下了友谊,聊起看过的故事,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她借着找温云萱的名义,第一次进了自己连在梦中都想踏进去的墨徽院。

茶室中的两人,正相谈甚欢。

周娴进来时,融洽的气氛就突然被打断了,扑鼻而来的脂粉香气,让萧蔻强忍着才没有皱了眉头。

除了温元萱,周娴第一眼便看到了茶室中的萧蔻,让她没忍住捏紧了袖中的手。

她满心以为,自己已经是最美的女子,温云萱也不过是勉强能与她比肩罢了,可萧蔻的存在瞬间便让她打了脸。

“这位是?”周娴先开了口,颇有些主客颠倒的意思。

萧蔻神色不便,仍旧是端坐着,又呷了一口茶。

温云萱知道自己这位表妹最是会来事,不想惹麻烦,便出声做了介绍:“云舟,这位是周家小姐,今日随外祖母来王府做客。”

转头又对周娴说道:“表妹,这位是墨徽院的云舟姑娘。”

温元萱的动作,已经重新将主次纠正了回来,让周娴有些不满意。

室内的脂粉香气,让萧蔻觉得实在是有些反胃。

和温元萱聊天也有一个时辰了,客人也该是离府的时候了,她就想回房去。

“云萱,周小姐,我房中还有些事情,这便回去了。”萧蔻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身后叮当一声响动之后,她转身看过去时,茶盏已经碎在了地上。

萧蔻默默看着周娴打湿的衣袖,并不说话。周娴只能自己开口:“云姑娘,我的衣裳有些湿了,能否去你房中稍作处理。”

萧蔻无所谓的点头,心中却实在是不愿意,若是自己的房中沾上了脂粉香气,那实在是太难闻了。

留下温元萱在茶室等着,周娴不时的瞥看前面萧蔻秀美笔挺的背影,也不忘观察墨徽院中的设置。

一直到进了第三道院门,才终于到了萧蔻的房中,这样的认知周娴的心不停地下沉。

萧蔻厢房的外室。

周娴在自己的侍女帮助下,将衣袖给擦干。

转头对闲闲的靠在软榻上翻书的萧蔻出声问道:“云姑娘从什么时候开始住进墨徽院的?”

“去年。”懒懒的答话,视线并未从游记上移开,她得赶紧看完,才能送去给温云萱。

周娴见她态度懒散,心中暗骂她有眼无珠,说话时仍旧亲切:“金陵城中好像还没有云姓家族,云姑娘想必是外地人吧?”

“是”说完,书册翻过一页。

周娴又问:“云姑娘平日里在墨徽院中,做些什么事呢?”

这个问题倒是让萧蔻想了想,片刻之后,她给出了答案:“伺候笔墨。”

周娴这才清楚,原来只是侍女罢了,那便是贱籍女子,这样便好处理了。

暗中轻蔑的笑了笑,周娴更加随意,甚至开始在室内走动起来,四处查看。

一边探问着软榻上的萧蔻:“云姑娘可说了亲事了?”

“尚未”手中又翻过一页。

看来是要打定主意赖在王府了,周娴看着她出众的姿色,暗中咬牙。

故作神秘的一笑之后,她半遮半掩的道:”说起来也不怕云姑娘笑话,今日祖母来王府,便是要谈我去王爷的亲事。”

软榻上的人没有反应,手中又翻过一页。

面上没有反应,谁知道心里怎么想,周娴笃定的一笑。

“云姑娘终究担了近身伺候的名声,传出去也不太好听,若是姑娘愿意,等我与王爷成婚后,我会让王爷将云姑娘收入内宅。”

“是吗?周姑娘可真厉害”

萧蔻终于转头看了过来,她的声音里,有些戏谑的意味。

周娴听懂之后,随之变了脸色:“云姑娘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一片好意罢了。”

萧蔻闲闲的一笑,实话实说到:“你这些手段,我在幼年时,就已经看腻了。”

跟宫中的女子比起来,周娴这样的,活不过三个月。

不过是一个侍女,吹求给谁听呢,周娴当然是不信的。

“你可不要敬酒不知吃罚酒,若是你不知好歹,等我进了王府之后,绝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到时候你便知道我的厉害了。”

萧蔻难得心情不错,起了些戏弄的想法啊,便故作有些畏惧的样子:“那请问周姑娘,我该怎么做呢”

看萧蔻不过片刻又再度认怂,周娴这才满意,顺口便将自己早早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识相便好,第一,在我未嫁进来之前,你不准有孕。嫡长子需由我来生。”

萧蔻几不可见的撇了撇嘴,问:“还有呢”

周娴便又接着提出了自己的条件:“第二,为我关注着王府中的事务,别再让王爷和其他的女子有来往。”

点了点头,萧蔻又问:“还有吗?”

周娴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暂时没有,若是你能做得好这两样,我就重重有赏。”

“可是我不想答应你。”

软榻上传来懒懒的拒绝,周娴不快的抬头看去,萧蔻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笑意。

有种被人戏弄的难堪,周娴怒气冲冲的便要几步过去,抬手想扇萧蔻的耳光。侍立在侧的青竹,瞬间便握住了周娴的手腕,将人待退了几步之远。

上次柏俊在府中冒犯萧蔻,柏衍便责罚了青竹不够果敢,竟险些连自己的主子都护不住,青竹一直铭记在心。

此刻又有人胆敢犯上来,她又怎么会忍耐。

周娴被青竹带得几乎站不稳,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贤淑样子,破口大骂:“你不过是个贱籍女子——”

通往内室的帘帐突然被人掀起,连萧蔻都有些意外的看了过去,更别说其他人。

柏衍脸色黑沉,从内室走了出来,冷戾的看着周娴:“谁允许你在这里撒野?”

周娴脸上花容失色,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都被王爷听了去,更是惊慌不已。

她话中的意思分明是要监控王爷的内宅,还要掌控他的子嗣,这太过于僭越了。

萧蔻的惊讶慢慢的褪去,面色恢复如常。

虽然周娴说的也不知道有几句话是真的,但自己又不是什么软柿子,凭什么任人拿捏。

这样想着,她便开了口提到:“王爷,这位周小姐,说要与王爷成亲呢。”

柏衍在内室听得一清二楚,嗤笑不已,周家二房,果然都是蠢货。

就这样的脑子,还敢成天算计,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清朗男声闲闲的开口:“想必是失心疯了,让人拖下去。”

见柏衍几步走到萧蔻身边,和她对视,眼中满是温和。

这就是她想象中饿表哥该有的样子,周娴抱着希望,开口叫他:“表哥。”

没想到,柏衍转头,眸中仍旧是冷戾之色,眉头紧蹙的问:“你叫我什么?”

意料之外的冷戾之色,让周娴改了口:“王爷,娴儿只是一时糊涂,请王爷饶了娴儿这一次。”

周娴故作娇声的求饶,让柏衍觉得耳边吵吵杂杂的。

专属于萧蔻的室内,被染上了难闻的脂粉香气,甚至盖过了萧蔻身上的馥郁馨香,让柏衍彻底的失了耐心。

冷声吼到:“滚出去!”

柏衍发起怒来,连萧蔻也有些怵他,更何况是外人。

周娴被他的吼声吓得浑身一抖,反应过来之后再也不敢停留。

她脚下这回是真的不稳,绊过来绊过去,颇有些连滚带爬的狼狈,带着侍女跑出了墨徽院。

和来时不同,这一次,她可没有闲暇再打探院中的情形,脑中也没有勾勒着的美梦。

28、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