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4、王爷表哥

  墨徽院中,安卷在二门处,将柏衍叮嘱过的首饰盒,不假人手的交到了萧蔻的手中。

“云姑娘,这是王爷特意为您定制的白玉耳坠,今日完工便第一时间送到您手中了。”

萧蔻一边伸手接过盒子,一边微笑着谢过:“有劳你,安卷。”

“云姑娘太过客气,王爷交代我嘱咐姑娘,今日王爷会在黄昏前返回,和姑娘一同用膳。”

“嗯,好,你去忙吧。”

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萧蔻转身回房,在她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脚步是平日里没有的轻快。

回房之后,她便将耳坠取出来细细的看。

白玉的玉质温润通透,被打磨成了水滴的形状,垂在纤细的银链子末端。

将耳坠抬到脸侧,在镜中比了一比,萧蔻的嘴角随之弯起。

似乎是在决定好了,要暂且给他两分喜欢之后,她审视他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有些傲娇,此刻也是一样。

看着耳边的白玉坠子,她故意矜持的抿了抿唇,而后有些狡黠的笑了。

柏衍还算是有些眼光。

这样的认知让她觉得,心里突然像是打翻了盛放蜂蜜的罐子,甜的有些过了头。

——

从墨徽院通往前院的路上,周娴装作不经意间迷了路,一派有礼的问了路过的仆从。

亲切问询之下,顺便将前院的书房位置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到一刻钟,她便已经到了前院之中。

门口的安书,让她确认了柏衍就在书房之中,脸上不自觉的浮上了喜色。

她在原地稍作休整,平整了自己的呼吸之后,姿态万千的小步走上前来。

距离书房还有十步的样子,门口的安书便将她拦了下来。

“周小姐,书房重地,不便待客,请回。”

周娴有些难为情的笑了一瞬,对安书解释道:“安书大人见谅,我在月雁湖边看景,没想到走着走着就迷了路,不觉间竟然已经到了这里。”

安书似乎并不在意她的理由,拱了拱手道:“既然是迷了路,在下这便遣人带周小姐回去。”

说着就抬手叫过来一个侍女,让她带着周娴回后院去。

周娴见对方如此决断,忙道:“安书大人,我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便想着将我备下的年礼送给王爷表哥,可否为我通报一声。”

她特意叫着“表哥”以提醒她与柏衍的亲近关系,希望安书能给她几分薄面。

对面的安书,面上仍是如常的肃然。

有人求见,他是该通报,这是职责所在。他拱了拱手后,只道:“周小姐,稍等。”

周娴以为是自己的一声“表哥”,让安书给了她面子,难以掩饰的喜色,对自己这个表妹的身份也更加的满意。

安书进了书房之后,很快又转身出来。

周娴不自觉的迎上前走近几步,紧紧的盯着他的反应。

“王爷不见客,周小姐请回。”

安书平静的声音,像是一个耳刮子再度打在了她的脸上。

那一声故作亲切的“表哥”,此刻更是为她增加了难堪。

强撑着脸上的僵笑,勉强谢过:“多谢安书大人,那我这便回去了。”

话落便有礼的不多做纠缠,立刻转身离开。

可就在周娴转身之际,她的脚下也不知是怎么的就被绊倒了。

“啊”的一声呼痛之后,周娴已经半跌在了刷房门前的屋檐之下。

安书将所有人的动作看在眼里,终于开始觉得头疼起来。

盖因他和安卷一样,都不懂这些女子心思。

周娴身边的侍女,名叫玉儿,见状疾呼到:“小姐,您怎么样?是不是伤到骨头了?”

院中因为女子的呼痛声和侍女的惊呼声,瞬间便没了清净。

这样的杂声,让安书苦恼的蹙了蹙眉,心里想着王爷定是要生气的。

“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

书房门果然很快便被打开,柏衍清朗的声音也出现在了门口。

就算是他的面容上带着明显不悦的意味,仍旧半跌在地上的让周娴看得转不开眼。

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柏衍了,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俊朗,这两年做了王爷之后,身上的气势更是尊贵不可冒犯。

等柏衍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周娴立刻微微垂头看向自己的脚踝,恰恰好露出了自己线条完美的细颈,将自己最为满意的侧脸,展露给他。

在这之后,周娴才再度缓缓地抬起头,眼神带着些愧疚,看着柏衍柔声道:“王爷,是娴儿自己不小心,这才扭了脚。”

柏衍只看了一眼地上半跌的女子,就颇为平淡的转开了眼。

然后眼神带着斥问,看向了原本该守好门的安书。

主子强烈的注视,让安书明白王爷这是嫌自己当差不得力,额头渐渐的冒出了些冷汗。

他有些无奈的想着,这位周小姐一看就是个会来事儿的人,赶也赶不走啊。

“嘶~好痛。”

书房门口半晌无声,见柏衍没有关心自己的的伤处,只顾着看向安书,周娴见势再度柔声的呼痛。

女子的声线里,刻意的比平常更多了几分娇柔之意,诱着人过去爱护。

柏衍本就不耐烦门外的吵闹,此刻周娴的呼痛声,让他更是深深的蹙起了眉。

正想着快速的处理完今日的公务,好早早的回去陪萧蔻用晚膳,便被院中的动静突然打乱。

再耽搁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晚上前回去。

“去找人来将周小姐抬回后院,让大夫诊治。”

简短的吩咐之后,柏衍就要再度进入书房。

周娴看他无动于衷,咬着自己的下唇。

“王爷表哥。”

她再也按捺不住,叫了一声自己在心中唤过无数次的称呼,想要提醒他自己这个表妹的存在。

没想到她的亲昵称呼,让柏衍听后却眉头紧蹙。

他转身看着地上的人,不悦之色明显。

周娴察觉到他的不悦,连忙改了口:“王爷,娴儿为您准备了年礼,今日既然见到了,便想亲手送给您。”

说话间,她拿出了一个荷包,含羞带怯的朝着柏衍递了过去。

女子为男子准备荷包,其中自然是带着爱慕,而男子若是收下了荷包,那一切便水到渠成。

周娴的意思,昭然若揭。

“周小姐,荷包这种东西,给我不合适,我还有事要忙。”

说完之后,他本要立刻转身回去处理公务。

只是突然想起还有一事,便停住了脚下的动作,再度看向周娴。

这样一个细小的动作,却带给了周娴从地狱到天堂的情绪变化,眼中盼望的看着柏衍。

“尊卑有别,你该叫我王爷,不要乱了规矩。”

留下这样一句话,柏衍再也没有犹豫,消失在了周娴的眼前。

独自跌坐在地的周娴,胸中情绪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之后,又再度从天堂到了地狱。

她怎么想也不敢相信,自己脑海中那个温柔的表哥,到了现实中竟然是如此的绝情?

他说收荷包不合适,是明白荷包是什么意思吗?还是他根本就不明白?

自己明明长得这样美,往日出门,那些贵族家的公子哥看着自己都不愿意转眼,表哥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她不禁猜想着,难道墨徽院中的那个女子,比自己还要更美吗?

转瞬之后,她不愿意相信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除了府中那个烦人的孤女温云萱能和自己比一比,还有谁能比自己长得更出众!

无论她怎么想,怎么猜,柏衍已经消失在了书房门内。

看着周家小姐这样坐在地上,眼珠子转个不停。

安书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要遣人来将周娴抬回后院再请大夫,没想到此时她却摇头拒绝了。

从侍女身上借了一把力,她看似很是痛楚的样子,艰难的站了起来,面容之上满是虚弱之色,我见犹怜。

说话也很是虚软无力的样子,和柏衍在时又不一样。

“安书大人,女子在外终究是不便的,我还是回家再看伤吧,让侍女搀着我回去就是了。”

女子闺誉的确重要,她这样说,安书也没有意见。

点了点头之后,他不忘找了一个侍女为她们带路。

安书的目的很简单,只想着若是周家小姐再迷路,也不知道要进到哪里去了。

今日王爷已经有些不满,为了将功补过,他还是看着点吧。

转身之后的周娴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她半倚在侍女玉儿的身上,脚下一瘸一拐的跟着引路的侍女,回了后院。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母亲那里有好消息,这样她便是能得偿所愿,一雪前耻。

今日看她笑话的人,来日她都不会放过。

——

颐安院中,有太王妃坐镇,方氏又怎么可能轻松得了。

在周氏委婉的点出了方氏的玩笑不妥之后,无论方氏如何拐着弯的再提起儿女的亲事,周氏都假装不懂,三言两语便轻轻的掀过。

虽然人人都知道周家三女,一跃成为了南王府的王妃,周家的地位在金陵城中也水涨船高,成了一等一的大家族。

但去很少有人知道,南王府对周家并不亲近,若不是像这样的年节,周家人是很难进得了南王府的。

若要说起来,恐怕还要从周家的太夫人身上找原因。

24、王爷表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