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7、率性周氏

  周蕙云的潜台词,其实是要让周娴勿要再自作主张找去前院,再自以为掩人耳目的崴了腿。

到时候衍儿生了气,她帮不了也不想帮。

可周娴一听又是另一种意味,她满以为是姑母关切自己,更是一脸喜色的退了下去,脚步中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而一旁的周太夫人,同样的也只看到了表面,眼中姑侄相亲的场面,让她觉得今日的计划更是添了几分胜算。

她顺着势头便开了口,关切的问着:“蕙云,王爷今年便要及弱冠了,是该考虑成家的年纪了,你是否为他想看过王妃的人选了?”

周蕙云没有先回答,只是抬头反问:“母亲,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见她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不漏声色的样子。

周太夫人不太满意的道:“我还关心不得了?怎么说也是我的外孙。”

若是寻常人家,此时做女儿的定要讨饶,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请母亲勿怪才是。

可周蕙云偏偏不是寻常的女儿,她甚至连接茬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用沉默来告诉周太夫人,的确是不该管这事儿。

对面的周太夫人见状,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面容上的皱纹也随着她皱眉的动作更为明显。

无论气氛如何凝滞,周蕙云始终不为所动,她抽空看了一眼下首坐着的温云萱。

见长辈在说话时,她只是安静的坐着,神色始终沉静,不急不躁。

看道温云萱,不知怎么,突然就让周蕙云想起了墨徽院中的云舟。

也是差不多大的年纪,两个人说话都是温和又耐心,应该能相处得来。

“云萱,你随嬷嬷去墨徽院中看看吧,那里住了一位叫云舟的客人,想来你与她是能聊得来的。”

说完,便要转头吩咐身边的嬷嬷,带温云萱去墨徽院看看。

想来是接下来的长辈谈话,她不便参与,温云萱乖顺的对着姨母点了头应下:“是,云萱这就去。”

等温云萱随嬷嬷走远了,周太夫人立即便开了口:“蕙云,王爷怎么说也是我的外孙,他的亲事我也想关心关心罢了。”

周蕙云淡淡的笑了一瞬,而后问周太夫人:“那母亲可有合适的人选?”

还是来了,看来这个女儿终究是离不开娘家的。

想象之间,周太夫人带了些自得,随口便提到:“前些时日,方氏从王府回家之后,说起娴儿年纪也合适。”

一丝意外都没有,周蕙云仿佛只是听见了一句平常的话,她的平静反而让周太夫人信心倍增。

“你也是周家人,如今老王爷退下了,若是下一任王妃也是周家的姑娘,亲上加亲多好。”

周蕙云似乎是不太明白,便问:“好在哪里?”

周太夫人嗔怪的睨了她一眼,才细数道:“女子出嫁在外,终归是要靠娘家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蕙云你不是周家的嫡女,又怎能做得了南王妃是不是?”

见对面的三女并未有什么反对的神色,周太王妃便又接着道:“如今周府中,得力的都是小辈,正是需要提拔的时候。”

“你想啊,如今你做了老王妃荣养,以后有外姓的儿媳进门来,便要掌管内宅大权。到那时,你不能提拔周家,周家日渐衰弱也难为你撑腰,你在王府中上有婆母押着,下有不是一条心的儿媳顶着,该如何自处?”

周太夫人眼中是浓浓的担忧,周蕙云便顺势问:“那母亲觉得我该如何?”

铺垫都已经做好了,只差临门一脚。

周太夫人几乎是喜不自胜,笃定的道:“当然是让娴儿做你的儿媳,这样王府中三位女主人,两位都是周家人,娴儿也必定是向着你的,王府中还不是由你说了算,周家在金陵城也必将成为第一的大家族。”

“噗~”如此细致的谋算,让周蕙云突然笑出了声。

周太夫人看着三女奇怪的反应,不解的问:“蕙云,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我哪一句话说得不对?”

“母亲,您都是对的,口口声声为了周家。”周蕙云虽早早地对母爱没了期盼,此时仍旧忍不住的心惊。

“可是我的衍儿,还有我身后的南王府,却不是你能用来当做踏脚石的工具。”

周太夫人此时又想辩解,周蕙云抬了抬手止住了她,先道:“母亲,您无需多说,南王府早有媳妇人选。”

“什么?你怎么不告诉我?”周太夫人惊愕到。

周蕙云有些好笑:“为什么要告诉您,好让您更早想出对策吗?”

“蕙云,你怎么说话的,我不也是为了你为了周家,你真是太不知好歹。”周太夫人怒气冲冲,手指颤抖着想指向周蕙云,却又顾忌着她身后王府中的仆从。

“母亲,你说这样的话,就不会脸红吗?为了我,你何曾将我当做你的女儿了?我并非傻子,当年种种,我记得一清二楚,你又何必再说这些话。”

周太夫人又辩道:“你怪我就是了,可周家有何错,娴儿又有何不妥?金陵城中哪里还有比娴儿更好的女子?”

周蕙云摇了摇头,随后道:“母亲,您在金陵城被称一声周太夫人,便忘了这世上除了南王府,除了金陵城,还有燕京城,还有朝廷!”

此时的老王妃本事随口一说,却没想到一语成箴,这当然都是后话。

听竹院正厅之中,周太夫人明白,自己的打算已经彻底的被否定了。

仍旧是抱着一丝希望:“娴儿到底是哪里不好,你怎知王爷不会欢喜呢?你既然一心只考虑王爷心意,那也该让王爷自己选择才是。”

毕竟周娴的姿色,她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周蕙云一听,见母亲还将挂在了衍儿身上,更是好笑。

索性讲话说明白:“正月初八,周娴假装迷路闯进衍儿的书房,更装作崴了脚。扰了衍儿的公务,之后和我说起时,衍儿的面色更是难掩厌恶,母亲觉得他这是欢喜还是不欢喜呢?”

没想到还有这样故事,意料之外的情况,让周太夫人的老脸有些臊红。

“这,想必只是一时的误会罢了。”

话已挑明,没有耐心再打机锋。

周蕙云便将心中的话一一说了出来:“实话实说,我从未考虑过周娴。”

“自我嫁进了王府,二哥便打着南王府的名号惹事,王府为他收拾了多少烂摊子。现在连周沛也学了那一套,老王爷也是不愿伤了我的面子,这才多番容忍。周家二房的人不守规矩,这是其一。”

“我也算是看着周娴长大,她在金陵城中的确是有才名,是受众人夸赞的世家小姐。我做南王妃也有这么多年了,看过了多少人,多少的手段。”

“若是姑母看侄女,还能勉强赞一声娇俏。可若是纯粹以外人的眼光来看,我却觉得她眼中神色,和她母亲一样不纯粹,越看越觉得她太过于贪婪了。周娴此人我看不上,这是其二。”

“别说我自始至终便从未考虑过周娴,衍儿更是连她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楚,提起这个名字也只是厌烦。”

周太夫人见三女将二房和周娴贬得一文不值,下意识的辩解道:“你二哥哪有你说得如此不堪,至少他知道孝顺。”

时至今日,这样意有所指的话,在周蕙云的心中已经生不起一丝波澜。

只是淡淡的回到:“二哥的确该孝顺您,有舍有得的道理,这是该的。”

既然他享受了母亲的爱护,那回以孝顺不是应该的吗?

母女之间的隔阂,已经是几十年了,终究是迈步过去的。

听竹院中的周太夫人,已经无计可施了。

——

墨徽院中,萧蔻在房中看着新买回来的游记,正到了有趣之处。

青竹快步从门外进来,提醒她:“姑娘,老王妃身边的嬷嬷带来了周家的表小姐,说是想请您代为招待一番。”

突然来了周家表小姐,萧蔻一时虽然有些疑惑,但老王妃往常诸多照顾,这是第一次对她有所托,萧蔻当然不会拒绝。

便尽量妥善的安排着:“将人请到二门内的茶室吧,我这就过去。”

“是。”

萧蔻略微整理了自己的衣着,便迈步往茶室走去。

进入室内,她率先看到了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子。

此时她正安静坐着,视线不偏不倚的小口喝着茶。在女子的身上,有一沉静的气质。

见到有人进来,温元萱立时便起了身,开口先自行介绍了身份:“是云姑娘吗?我叫温云萱。”

萧蔻点头,应下自己的身份:“叫我云舟即可,温姑娘有礼。”

对方既然不拘礼数,温元萱便顺势也道:“云舟,你叫我云萱即可。”

“云萱。”萧蔻唤了一声,而后又招呼她她坐下,“别站着了,坐下说吧。”

——

月雁湖边,周娴又是一趟无功而返。

通往前院的门今日竟然是紧闭着的,而墨徽院中同样是院门紧闭,这让她暗自气闷不已。

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原路返回。

走到听竹院外时,她才听说温云萱已经得了老王妃的特许,进了墨徽院中。

脑中顿时有了主意,立刻转身,脚下飞快的便又往墨徽院去了。

27、率性周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