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闺房旖旎

  随着柏衍的举动,他的手指皮肤不可避免的,时不时接触到近在咫尺的无暇背部。

幼时起便随祖父习武的经历,让柏衍的手指内侧有一层薄薄的茧,摩挲在细嫩皮肤上的酥痒触感,让萧蔻的背脊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僵硬。

她身后的小衣细带,很快便被柏衍给系好了。

但面朝床榻的女子,就这样无声的背对着柏衍僵站着,一点也没有要转身的意思。

萧蔻以为,只要不转身便能表示自己的不方便,也能掩藏自己的羞红的反应。

可她却忽略了一点,那便是她自己的右耳,早就泄露了现在的情绪。

因为满头乌黑的长发被拢到了她左边的颈侧,让身后人能一览无余的,看清她红得快要滴血的右边耳垂,不需费力就能读懂她的情绪。

柏衍的视线,从光洁的白肤上,一寸寸的上移到红透的耳廓,再缓缓地回到微僵的蝴蝶骨时,眼神已经幽暗到了极致。

他还嫌不够的再度上前一步,前胸的衣料几乎与萧蔻的背脊似触未触,让她敏感的往前倾想要离得远一些保持距离。

腰间随之侵入的手臂,已经制止了她所有的动作。

右侧肩线上的柔软触感,让她莫名的觉得熟悉,也让她觉得危险。

“我换衣服呢,你出去。”

有些放肆的热气喷薄在她的颈侧,终于让她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意识,忙着开口制止他的动作。

背后的男人对她声线里的抱怨恍若未闻,埋头在眼前的一片暖白里,唇瓣似触未触,酥酥痒痒的异常感觉不停的从肩上的皮肤,传进萧蔻的脑中,刺激着她的神经。

原本坚持着不转身的决定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她正犹豫着该怎么将自己从这样的氛围中解救出来。

穿过腰间的小衣边缘,直接接触到她平滑肚腹的手掌,让她瞬间花容失色。

一双柔荑无力却又坚定的抓住了不停作乱的大掌,她终于转过了身,面带责怪的瞪视着身后的男人。

柏衍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一脸理所当然的问:“怎么了?”

虽然萧蔻早就发现,自从两人突破了那层窗户纸以来,他的脸皮似乎是踱了一层金子一般,简直是坚不可摧牢不可破,让她时常觉得有些无力。

但今日的经历,又再度让萧蔻认识到了他到底能无赖到什么地步。

“你不可以这样无理,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她有些气呼呼的样子,言语之间却毫无威慑之力。

幽静的内室之中,床榻正近在咫尺,柔弱的女子对着高大有力的男子说斥责的话,除了增添男子的兴致,什么作用也没有。

她的气呼呼,对柏衍来说,也是这样。

让他觉得她的一个瞪眼,一个噘嘴都秀色可餐。

“啊!”一声短促的惊叫过后,在萧蔻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动作的时候,柏衍已经将她绊倒在了衾被之上。

这样的情景也不是没有过,正月初一时的主屋,同样是这样一上一下四目相对。

只是不同的地方也太多了,男女之间再难掩藏的爱意,是与之前不同的。

女子身上的小衣,露出来的光洁纤细的手臂,也是不同的。

“你好过分,我真的要生气了。”惊讶反应过后,萧蔻第一句就是不虞的斥责。

柏衍毫不避讳的回视她带着怒气的双眸,颇为不驯的挑了挑眉。

“长公主才过分,我好心帮你一把,你一声感谢也没有,竟然就要赶我走。”

声线难掩幽幽,控诉更是明显。

萧蔻被他倒打一耙,气得脸颊不自觉的鼓起,眼眸溜圆中满是不可置信。

不敢相信他竟然如此厚颜,不敢相信他竟然如此不讲道理!

不能落了下风,她立时便出生反驳:“那你帮忙过后为什么不主动离开,还对我动手动脚!简直无礼!”

柏衍闲适的反应,与萧蔻的情绪截然不同。

“帮忙之后索取报酬不是应该的吗?而且,哪里是对你无礼,我是在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开头清朗,而后低沉带磁。

一番话简直是无理取闹,颠倒是非。

但结尾处又是浓浓的蜜意,瞬间便将萧蔻的怒气抚平了。

她气鼓鼓的脸颊好像瞬间便泄了气,一点点的瘪了回去,圆溜溜扩张着的眸子也渐渐恢复了原状。

“那你也不该如此吓我。”

还是带着小小的反抗,但是实在是太弱了些,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柏衍没有再说话,似乎是默认了自己也有过错这个说法,眼神只专注在她的面容之上。

恢复到寻常的样子,她又是娇软柔弱的姑娘家,安静的仰躺在衾被之间,乳白色的丝绸被面和她展露在外的手臂相比,一时间也难以分辨得出,到底是哪一个更白哪一个更滑。

乖顺的羊羔正躺在大灰狼的眼前,天生带着掠夺本性的狼,又怎会轻易放过。

萧蔻只感觉到眼前突然有影子罩了下来,随后就被他强势的动作夺去了五感,只能被动的沉溺。

——

时辰到了酉时,柏衍终于牵着萧蔻缓步出了墨徽院的大门。

他的心情是显而易见的愉悦,而她身侧的女子,眼神幽怨脸色带着不自然。

“别生气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柏衍偏过头耐心的低哄着,同时在他眼里和心上的人,却不是那么的有诚意。

萧蔻斜斜瞪视他一眼,并不理会他。

还有下次?这个脸皮堪比城墙的无赖!

一边在心中痛斥柏衍,一边又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无论是被脱下后又穿回到身上的小衣,还是衣料掩盖下那些鲜红的痕迹。

还有……在她脚趾蜷起,几乎就要崩溃的时,在她视线的里来来回回的,那顶柏衍发髻上的玉冠,只消看一眼便让她觉得无地自容。

——

在她还是情绪复杂的时候,就已经被柏衍牵着出了府门,而后顺利的上了马车。

车厢外传来街道上的人声,终于让她从那些旖旎羞红的画面中解脱了出来。

她兴致勃勃的撩开一些窗帘去看,时隔半年之久,再度亲眼见到城中寻常百姓的日常,让萧蔻开心的笑眯了眼,甚至不计前嫌的给了柏衍一些舒缓的脸色。

马车走了大概有两刻钟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柏衍牵着心情终于变得愉悦的萧蔻从车上下来,径直上了天香楼的二楼,进了天字一号厢房。

“上菜吧。”带着她在桌案前坐下,他淡声吩咐安书让人传菜,仅仅用了半盏茶的时间,热气腾腾的膳食就摆满了桌案。

“你常来吗?”

她看着满桌丰盛的膳食,突然有些无从下手,便想要从柏衍处取些经。

他夹了一箸面前的白嫩鱼肉,脑中突然勾起了一些让他回味无穷的画面。

“偶尔。”

“那你知道,这里什么菜最有特色吗?”她虚心的求解。

将鱼肉暂时放置在碟子里,他转而夹起一箸暖黄带皮的鸭腿肉,放在萧蔻的碗中。

“盐水鸭就是这里的名菜。”

萧蔻看着眼前陌生的菜品,有些犹豫。

说来也是惭愧,若说是用鸭子做的菜,她只吃过烤鸭。

上桌时都是金灿灿的,酥酥脆脆的,和眼前没什么形状的鸭肉是截然不同的。

柏衍带着克制,偶尔瞥一眼似乎是在小心观察的萧蔻,眼中藏着笑意。

她看又看,最终还是将肉夹到嘴边,尝试着咬下一口咀嚼。

肉质细嫩,肥而不腻。

鲜香味美的口感随着她的咀嚼传遍了口中,她没有停歇的一口接着一口,吃得有些上瘾。

她的吃相秀气不失端然,但若是觉得合胃口,就会微微弯起自己的眼角,就像是此刻一样,让柏衍觉得看不够。

真恨不得将天下的美味都悉数为她寻来。

似乎是吃过柏衍推荐的菜之后,觉得很合胃口,之后无论他为她夹什么菜,萧蔻都不拒绝,难得的胃口大开。

——

一直到了戌时,天色完完全全的暗了下来。

窗外的街道上,小贩摊上的精致花灯,也一盏盏的点亮,吸引着出门看灯的客人,聚上前去观赏去挑选。

厢房中的女子已经跃跃欲试,柏衍起身时本要牵着萧蔻出去,可他才刚刚伸出了手,就被她给坚定的拒绝了。

“外面人很多,你不能这样。”

他本来只是担心人多不安全,怕她在人群中迷了路,这才想要牵着她走。

但伸出手的一瞬间便被她给曲解了原本的意思,并且还给他打上了“无礼狂徒”的标签,让柏衍无奈的扶额。

只是下午才挑起了她的脾气,这个时候还是不宜再惹她生气为好。

他只能暂且作罢,劳累自己的将眼睛时时的放在她的身上。

出了天香楼,街上已经人来人往,几乎每个女子的手中都有一盏小巧精致的灯盏。

或是莲花的形状,或是鸟兽的形状,相似的外姓,配合着精致勾勒的水墨,栩栩如生。

她定定的看着来往的人群手上提着的灯盏,看得眼花缭乱心生羡慕。

眼前突然出现的粉白灯盏,让她收回了自己远看的视线,专注在自己的眼前的事物之上。

明明是小兔子形状的,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制作的人失了手,竟然让它的身上晕染了些粉色。

31、闺房旖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